来时路

爬坑的速度超快。
你永远不知道今天我进了什么坑。

【叶蓝】赶路

-每次起名都变成小周,每次结尾都变成小周
-本来是中秋贺文来着emm
-大家看月我看日,厉害吧

金秋十月,是和家人出去游玩的好时候。
蓝河和叶修打算带瑗瑗去海南玩。
对于叶修来说,这也是他第一次去海岛上玩。蓝河不一样,他的外婆好像就是海南人,在他小小个的时候就带过去养。根本看不出来,现在这个身材匀称高挑的男人,小时候是黑黑壮壮。
瑗瑗前天晚上不肯睡觉,在家里兴奋得上蹿下跳,真正哄她睡着已经一点多了,等到把她摇醒去坐车的时候又不想下床。
现在是四号早上四点零三分,瑗瑗在后头睡得很香。
蓝河和叶修轮流开车。
蓝河泡了一大壶咖啡,一大壶浓茶,还有一小壶牛奶,随时提神。
车里的空调开得很舒服,后头点着暖黄的睡眠灯。
现在是叶修开车,蓝河有一搭没一搭和他聊天。
荣耀趁国庆节举办了秋季友谊赛,轮到广州做主赛场,出赛的战队有蓝雨、兴欣、微草、皇风和雷霆。
虽然国庆还比赛,中间夹着个中秋也丝毫没有影响大家的兴致,毕竟奖品是丰厚的——尽管只是一个友谊赛。
昨晚是兴欣对微草,叶修对赛果不太满意,新队员畏手畏脚,被高英杰抓死,而唐柔和方锐让比赛输得没那么难看。
继承了王不留行的高英杰一改稳扎稳打的打法,发动了凶猛的攻势,估计想着只是友谊赛,打疯一点没有关系。这个看着乖巧的孩子发动的攻击把大家吓到了,赢得非常漂亮。只是回去少不了一顿骂,不过王杰希宠娃的名号也不是盖的。
当天晚上复盘以后,叶修赶回蓝河家准备行李,蓝河担忧地看着他,问说这么赶,身体会不会吃不消?
叶修身上挂着兴奋的瑗瑗,笑着说肯定没有问题,所以现在四点多在去海南岛的路上了。
放在白日,车流量肯定令人望而却步,不过这会深夜时分,宽阔的街道也没多少车。
温柔的歌在车厢里流连,平常令人生厌的笛鸣声完全听不见,只能听见小孩子特有的略大声的呼噜。
叶修已经开了一个小时的车,他叼了一根烟在嘴上没点着,靠那么一点烟丝味聚着精神。他倒是不困,就是累。现在的环境太舒服了,柔声的歌,温柔的灯,令人安心的路面还有熟睡的家人,令叶修不禁放松下来,而放松下来的后果就是身上没有一处是不累的。
他感觉到有只手在自己后颈找了几个地方捏了捏,然后疲劳神奇般的转移到了腰背,紧接着麻痹了半个身子。
蓝河靠着座椅,侧着身子问他:“累不?不如交棒换我来?”
“没事,你多睡会。”叶修又狠又快地闭了闭眼,紧接着继续紧盯着路况。
蓝河的手没撤回去,依旧在叶修脖子上软软的捏着,力度又恰到好处,他都感觉被捏精神了,而不是越捏越困,是那种很舒服的按揉。
最后面以一个重重的按压作为结束,要不是还开着车,叶修肯定瘫了,就像平常躺在沙发上一样。
紧接着,蓝河倒了一杯咖啡给叶修,正好给他一口喝完,那甜度和苦味恰到好处,叶修一下感觉醒了不少。
烟又叼回嘴里,叶修切了一首歌,说:“小蓝这是越来越贤惠了。”
“是啊,谁让我是成功男人背后的男人呢。”蓝河自己说自己笑,乐了两下就打了个哈欠。
“要困你就睡吧,我熬夜你还不服气么。”
“服气,除了熬夜和打机别的你也让我服气一下呗。”
“嗯?在床上是谁嘤嘤嘤地喊那么大一声‘老公,放过我’的?”
“靠啊,第一次的事你还记着?”蓝河赶紧扭头过去看瑗瑗,瑗瑗睡得口水都出来了,什么也没听见。
“没醒,这么点声音弄不醒她。”叶修有点自豪的说:“你把手机音量调百分之七十左右,差不多那个声音才叫得醒,小点声都不行。”
蓝河伸个懒腰:“这也是学你,困极了怎么叫都醒不了,一搂着人转身又睡着了。”
叶修转着方向盘,超了个车:“没搂别人,只搂你。”
蓝河笑了:“反正除了我没人让你想八爪鱼一样搂着了。”
“是,蓝河大大牺牲最大了。”
两个人就瞎扯,陪伴着彼此熬着难熬的夜。

凌晨五点多,高速路上挤成一条长龙,车停在那半个小时动都没动。两个人趁机休息了一下,等道路通畅了就当机立断跑国道。
国道不好跑,九曲十八弯的看见就怕,不过叶修已经精神很多了。
虽然路面不如高速整齐,但好在车流量少,跑起来舒服,再加上叶修非na常bu高yao超ming的超车技术,路程很快的赶到了广西附近。
那会正在野外,一脉的水田,绿油油的水稻翻滚着,山斜雾横,远处朦胧看不真切。
一幅安静避世的画卷。
叶修觉得这边路不堵,趁着还没亮的夜色上山看日出。车开上了半山腰,那里有个亭台,所望之处均是摇曳的稻叶,远山重叠,能很好的看见日出。
叶修先下车,走远了去吸烟,蓝河把瑗瑗抱出来,一声两声地哄着。
瑗瑗这会还没有睡醒,耷拉着脑袋靠在蓝河身上。蓝河等叶修抽完烟靠过去,小声地说:“你女儿睡相真好,悬着半个身子没滚下地,拦都拦不住。”
叶修玩着孩子头上两只睡翘了的羊角辫:“据说睡相不好的,以后都大有作为,你看我就是例子,哥以前常常把叶秋踹下床啊。”
蓝河笑了:“据谁说的?”
叶修也跟着笑了:“我说的。”
天边泛起了鱼肚白,光线还是拢在雾气里。这会刚好等瑗瑗醒来,她一醒就能看见太阳升起,没有想象中的金光四射,而是温柔的散发着光芒。云霞倒是镶了一层金边,璨璨生辉。
山脚下有一条不是很大的河,河面飘着雾,有农民在河边挑水,一长一短的喊声在空旷的原野上空盘旋。
叶修低头,夹着瑗瑗同蓝河交换了一个吻。
瑗瑗 被烟味一呛,咳嗽一声彻底醒过来了,两个人迅速分开,不约而同地看着温柔得不像样的太阳。
瑗瑗左右看了一圈,捏着小拳头,瓮声瓮气地叫:“我也要亲亲!要亲亲!”
蓝河微微吃惊,反应过来以后开始乐,往瑗瑗软乎乎的脸上亲了一口。叶修紧随其后,在另一侧也亲了一口,他不知道从那里摸出一个草灯,放在瑗瑗手心里:“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?”
瑗瑗愣了一下,转头去看蓝河,蓝河歪头看着她。
她扁了扁嘴,眸子装满了迷茫:“是兔兔节吗。”
蓝河看着叶修的神情变得像媛媛一样充满迷茫,哈哈哈地笑出来:“对,瑗瑗真聪明!”
终于,叶修在蓝河和瑗瑗破碎的对话中知道兔兔节原来是中秋节,登时被可爱死,打算在某宝上买了一个兔子耳朵发箍给她。
太阳进一步升高,凉飕飕的风变得怡人舒服,叶修牵住蓝河的手,蓝河倚在叶修身边,头一下一下蹭着他的下巴,柔软的发丝弄了叶修有些痒。
水田掠过一只白鹭,扑凌翅膀远飞。
瑗瑗虽然年纪很小,但是这时她的内心升起一股柔软温暖的感觉。这是她的家,这两个男人给她一个非常温暖舒服的家,属于她的爱不比别人少。
等太阳完全升起,叶修把烟放回烟盒,他拍拍蓝河的屁股:“走啦。”
蓝河腾不开手,仰着头笑了一声,后脚就跟上。
瑗瑗伸出一只手,和叶修小指勾着小指,唱着刚学会的歌,天真烂漫。
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评论 ( 7 )
热度 ( 31 )

© 来时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