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时路

爬坑的速度超快。
你永远不知道今天我进了什么坑。

【喻黄】搜集(二)

*ooc慎
*八阿哥很多
*唯有萝莉与正太不能负

可以吗?
开始吧。

一开门,金毛摇着尾巴扑倒了黄少天,口水糊他满脸。
“乖,去玩。”喻文州拍着金毛的头,它汪了一声,乐颠颠地去咬沙发了。
黄少天擦着一脸的口水,颇是嫌弃,“你家金毛也太热情了,就这么由着它扑倒来做客的人?”
喻文州笑起来:“它也只是喜欢你。”
黄少天嘟着嘴,自言自语了几句,喻文州就拿了一条温热的毛巾轻轻擦去他脸上的土灰。
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眼睛,他感觉很温暖很熟悉,然后是一股很舒服的感觉,眼前一黑,然后什么就看不见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等黄少天醒来,已经是晚上了。喻文州还没有回来,黄少天软着腿去开灯。
房间很整齐,书桌上的书倒是被堆成一团,黄少天爬到椅子上,把书整齐地码在一起。
他又趴在桌子上不知道想着什么,边上的大金毛盯着他流口水。
“看什么,有什么好看的?小心我吃了你。”黄少天用指尖点着金毛湿润的鼻头,一脸嫌弃地看着它:“你主人什么时候回来啊,他会不会带吃的给我啊?你说,他会不会狠心的让我和你一起吃狗狼呢。”
大金毛回了他一声汪,就垂着尾巴去别处坐了。
黄少天颠颠地跟着它:“生气啦?我不就说了几句你主人的坏话吗,至于吗?嗯……其实也没多少。”
金毛喉咙里呼噜了几声,黄少天点头:“我知道,你主人对你最好了,老是带你出门,你要是帮我,让我留在这,我天天带你出去,好不好?你主人总不在家,每天就早晚两次,早上如果你主人睡晚了,不也出不去吗?再说了,如果我在,每天能带你出去至少三次,是吧,多划算。”
金毛听了,回过头怔怔地看着他,然后又把头拧回去,并且用爪子盖住了耳朵。
黄少天看它一脸不情愿,刚张口,门外就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,吓得黄少天跳着回了床。
一躲进被窝黄少天就在想,自己为什么要跑回床呢,醒了就醒了呗。
喻文州把菜放回厨房,发现自己房间的灯还亮着,才猛然想起黄少天。
他敲敲门,然后推门而入。果不其然,金毛扑上来就是抱大腿,嗷嗷诉说着它耳朵曾经受到了摧残。
可惜喻文州听不懂,他将一根手指抵在唇边示意它安静,金毛知道复仇无望了,垂着尾巴去咬喻文州的鞋带。
床上的人似乎依然睡着,喻文州安静地关了灯,出了房。
喻文州前脚刚走,黄少天后脚就爬了起来。他听着外面锅勺敲打的声音,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。
就这样饿着肚子等到月亮高挂,黄少天揉着眼睛,装模做样地出了房门。
喻文州听见开门的声音,发现黄少天醒了,他问:“少天小朋友,你饿不饿?”
黄少天咽了一下口水:“饿。”
“你坐在沙发上等一会,我给你把饭菜热一下。”喻文州放下手中的书,起身就去给黄少天热饭了。
黄少天走过去,拿起喻文州的书,翻弄了一下,然后撇着嘴放回原位。
很快,饭菜被喻文州放在桌上,黄少天爬上椅子开始吃饭。
黄少天吃着饭,喻文州就绞着手在旁边看着他。
黄少天被盯得发毛,但还是很坚强地把饭吃完了。
“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从哪来了吗?”喻文州微微笑着,黄少天舔掉嘴角的饭粒:“我说的话你会信吗?”
“看情况。”
“我从天上来。”
喻文州嘴角上扬得更厉害了:“坐飞机来到这里的?”
“不是……实际上是我和斗神打架,元神被他打碎了……”黄少天发现这样的解释很难让眼前这个男人信服,他捂着脸:“好吧其实我是离家出走,你让我先住几个星期,把事情处理好了我就走。”
喻文州不动声色:“这件事需要我帮忙吗?”
黄少天把手指岔开,露出一双大眼睛:“需要。”
“这样啊……”
“为了你平静的生活请你务必要帮我!”黄少天拽着喻文州的衣袖,一脸豁出去的表情:“这期间我可以帮做家务遛狗浇花和邻里打好关系,所以请务必收留我。”
喻文州无奈地看着他:“你离家出走也要有个度,不要让你父母担心,赌气不好。”
黄少天痛苦地点点头,最起码人家还是收留了自己。

评论

© 来时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