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时路

爬坑的速度超快。
你永远不知道今天我进了什么坑。

【叶蓝】 填一些日常

这篇在贴吧上已更过,但是更了一半……在这里填完吧。嗯……这里是已更的一半,明天更这一半的另一半吧。(……)
*稍微做了一些更改
*都是我的脑洞

可以吗?
开始吧。

随着门哐当的关上,许博远打开灯,看见叶修还在电脑前厮杀,没有去打搅他,安静地趴在床上装死鱼。
当叶修看见许博远一脸郁闷的趴在床上,对话筒说了几句话,扔下君莫笑就赖上了他。
“别闹,我没心情。”他推开叶修往他身上挠的手,神情很低落。
他把手环到叶修的腰上,脸使劲在叶修的颈窝上蹭了蹭,把一脸委屈埋在着软软热热的颈窝里。
叶修发现了许博远情绪的波动,双手也叠在他的手上,十指相扣,然后用脸也蹭蹭许博远的头:“怎么了?上司又说你了?”
许博远闷闷地回了一声:“我被开了。”
叶修叼了一根并没有点燃的烟:“没事,我养你。”
许博远捶了一下叶修:“不行,我需要的是经济独立。”
“经济独立?你想干嘛。”
“我是男人!”许博远把叶修嘴里的烟拿出来:“我可不愿意被别人包养。”
叶修就势吧唧一下在许博远的手背上亲了一口:“那你有什么计划。”
许博远调整了一下姿势,然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:“暂时没有想到。”
叶修轻轻一笑,然后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:“那你这几天拿着你的工资挥霍吧,享受一下以后我养你的生活。”
“……滚。”
然后许博远这几天真的在家里蹲着。
没有去上班的日子里闲的不要不要的。
第一天,许博远的生物钟命令他七点半起床,起床以后又不去上班,赖在家里看着叶修的睡脸,用手捏捏他的下巴,还没来得及刮掉的胡渣有些扎手。
叶修眼睛也不睁开,一把抓住许博远往他脸上蹭的手:“别闹,我要睡觉。”然后把许博远搂近了些,继续睡觉。
第二天,叶修不知道为什么起得特别早,又或者说也整个晚上没有睡。当许博远睁开双眼时,看见满桌子的菜,厨房还在叮叮当当的响。
“你干嘛?”许博远揉揉眼睛,看着在厨房里游刃有余的叶修。
“没什么,就想单纯的秀一下厨艺。”烟在嘴上一跳一跳的。
“秀个厨艺还那么高调,还让不让人睡啊。”许博远打了个哈欠,拖着长长的裤腿走到桌子前,用手拿起一块肉扔进嘴里。
“好吃吗?”叶修把一盘菜放在桌上,下巴抵住许博远的肩膀。
许博远舔着手指,一脸惊讶:“好吃,我还不知道你还会做菜。”
“你不知道的多着呢。”叶修手指屈起,弹了一下许博远的额头:“坐下吃东西吧。”
“还没刷牙。”
“那就吃完再刷。”叶修把许博远按到椅子上,把碗筷递给他。
许博远咬着筷子:“你这些都是中午吃的啊,早上哪能吃那么油腻的。”
“我当午饭吃了。”叶修扒拉着碗里肉。
许博远看着叶修满是油花的手,颇心疼地抽了一张纸巾甩了过去:“你以后别进厨房了,我做给你吃。”
“小样,还心疼了?”
“滚!你起那么早影响我睡觉!”
第三天,两人在床上腻歪了一个早上。
悄咪咪地说着情话,叶修开始动手动脚,不久这张算不上大的双人床就吱歪地响起来了。
第四天,许博远终于意识到不能再这样懒散下去了。
“叶修。”
“干嘛?”
“给我介绍工作。”
啪的一下,一张报纸扔在了他的脸上,许博远一脸恼意的看着坐在电脑前的叶修。接过报纸看了半天还是没有发现一件适合的工作。
“叶修……”
“那你来我们兴欣?”
“不要,看你虐我们蓝溪阁我就受不了了,还帮你们打蓝溪阁?做不到。”
“哦。”
又是一张报纸,很巧,又甩在许博远脸上。
操!
许博远拍案而起:“我回去了!”
摘下耳机的叶修一脸惊讶:“你去哪?”
“回娘家!”他拿起钱包就出门,脸上的怒意快要把房子烧着了。
还没等叶修反应过来,门就哐地关上了。
混蛋叶修!
许博远骂骂咧咧地坐上了出租车。
“先生去哪?”司机看着愤怒的许博远,小心翼翼地问。
“回G市!”
“额。”司机用手擦了擦额头上并没有的汗:“是要去机场吗?”
“对,越快越好。”他看着车窗外的风景,感到前所未有的生气。
几年前抢boss就算了,我忍。
几年前弄得蓝溪阁鸡犬不宁,算了,我又忍。
现在连我的工作都不上心,还把报纸扔脸上,忍不下去了!

飞机在晚上八点降落在g市。许博远踏足久违的城市,心里一阵舒坦,先前生气的情绪也统统消失不见了。
在机场刚坐上出租车,电话就响起来了,许博远听见铃声心里一阵开心,但是一看来电显示不是叶修,就一脸失望的接了电话。
“老蓝啊,听叶神说你回来了?怎么回事?”
“一言难尽啊……”许博远望着黑漆漆的天空,觉得自己这次太不理智了。
“噢。”笔言飞靠在工作室的窗前,吞吐着烟圈:“那你有地方住吗?”
“这个…来得太匆忙,忘记订房间了。”许博远挠着后脑勺四处张望:“今天去你那跟你挤挤呗。”
“好呀没问题,我自己一个人住很无聊呢。”
电话传来笔言飞兴奋的声音,许博远也勾勾嘴角。
四处望的视线定在一个熟悉的背影上。
他怎么会在这?
许博远匆匆地挂掉了电话,狂奔向叶修。但是站在他身后几米开外,又有点犹豫了。
第一,叶修在他面前没穿过白衬衫,叶修这货在家在外都穿着件百年不换的灰色T恤,然后下面正儿八经的是一条去苏黎世比赛时的队裤,为了这事许博远没少心疼。
第二,他是坐最快的一班飞机回到g市,根据自己对叶修的了解现在估计还在买飞机票,除非他在许博远摔门的时候也买了一张机票,那干嘛不干脆追上来啊。
第三,气质不同,单从背影看过去没有叶修的痞气,反而是一种在举手投足间散发的优雅气质,和那个叼着烟头满脸嘲讽的家伙不一样,本质上的不一样。
想到这里,许博远在原地站定了。他已经确定了眼前这个人并不是叶修。
三两步就走到那个酷似叶修的人身边,慢慢随着他的步子走。
男人听到声响,目光从手机屏幕转移到许博远身上。
我的妈呀,世界上还有那么像的人啊。
许博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“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男人笑着问。
听见声音的许博远此时已经石化了,连忙回过神来:“不好意思,很冒昧的问一句,请问你是叶修的亲人?”
男人一脸惊讶:“你知道我哥哥?”
“呃…我是他朋友。”许博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“是这样啊,我叫叶秋。”
“你好,我是许博远。”
两人并排走在路上,气氛沉默。
“听我哥哥说,你是他的男朋友?”叶秋朝许博远微微一笑,神情中是掩盖不了的倦意。
“是的……”许博远脸红起来,自己不知道叶修有双胞胎,结果人却知道自己,尴尬啊……
“你来G市是出差吗?”
“这个说来话长,不提也罢。”许博远苦涩地回以一笑,叶秋便识趣的转移话题。
两人走到了十字路口。
“我走这边。”许博远用手指着左边的马路。
“我还要继续走。”叶秋朝他笑笑。
“再见。”
“再见。”
等过了红灯,再往叶秋前进的方向一看,他随着人潮前进着,高挑的身影意外的显眼。
许博远看着叶秋的背影,与脑海中叶修的背影重叠在一起,竟然对叶秋没有一丝熟悉。
尽管两人的脸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许博远还是分得清楚谁跟谁。
许博远又回到这个十字路口,他有些无奈地拿出手机打电话给笔言飞让他来接自己。
时隔三年再次回到这座城市,亲切感是有,陌生感也有,只不过这座城市变化得太快了。
约摸十分钟,笔言飞就来到了许博远面前。
“呀吼老蓝,自从你跟着叶修搬到h市,我就无聊得要死啦。”笔言飞用手揽住许博远的脖子,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。
许博远虽然皱着眉头,但神色依旧是笑吟吟的:“你还不是一个电话都没给我,还好意思说我。”
“我这不是有事要做么。”笔言飞知道自己理亏,就哼哼唧唧糊弄过去了。
笔言飞带着许博远回到俱乐部,看见往日熟悉的面孔,就不止鼻酸了。
“队长呢?”许博远摸着曾经座位上的键盘问道。
笔言飞抓抓头发:“喻队和黄队还在办公室,要带你去看看吗?”
许博远点点头,就跟着笔言飞上到三楼。
门虚掩着,可以听见有游戏声。
两人对视一眼,然后笔言飞就走上前一步,敲响了门,然后喻文州的声音响起:“请进。”
“队长,看谁回来了!”笔言飞笑呵呵地走进门,身后跟着许博远,他踏进办公室,不好意思地低下头。
“小蓝你回来啦,h市好玩么?在哪里还习惯吗?老叶会不会欺负你?别伤心本剑圣是你的靠山哦!”黄少天从沙发上弹起来,窜到许博远面前,拍了拍胸脯。
“少天别乱窜。”喻文州走到黄少天身边,侧身挡住了两人十指相扣的手:“你怎么回来了?发生了什么事吗。”
许博远心里苦涩了一下,然后迅速升温,他挠挠头发:“发生了一点小事,我一气之下就回来了。”
喻文州点了点头:“回来多呆几天,我们谁也不说你在哪,让他着急看看。”
“这个……”
“没事老蓝。”笔言飞朝他笑道:“让大神体会一下老婆离家出走的滋味。”
“……”

评论
热度 ( 25 )

© 来时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