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时路

爬坑的速度超快。
你永远不知道今天我进了什么坑。

【叶蓝】填一些日常(二)

好啦,前面更完更后面,但是后来那一段简直惨不忍睹,所以被我腰斩了,暂不更新。
*叶修特有的道歉方式
*嘴硬心软的小蓝
*闪瞎的众人

可以吗?
开始吧。

“喂,小喻啊,有没有看见我家小蓝。”叶修刚下飞机,就打电话给喻文州。
“嗯?小蓝怎么了?”喻文州装傻,黄少天在一旁憋笑。
“他说他回娘家了。”
“回娘家哈哈哈哈哈哈哈”黄少天忍不住了,在沙发上滚了一下,然后一下栽进喻文州的怀里。黄少天乐极生悲,笑得肚子疼,喻文州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帮他揉肚子。
叶修听见黄少天的反应,很无耻地说:“这人也是,好回不回回蓝雨,也不知道我逛蓝雨就像逛街一样。”
“呵呵。”喻文州笑道,“叶神啊,基于你还是兴欣的首脑,我们现在俱乐部戒严啊,防止你剽窃机密知道吗。”
“这样啊,那我就只能以顾问的身份来了哟。”
喻文州听了这话,和黄少天面面相觑:“顾问?”
“不需要?那就以前辈的方式来咯。”叶修站在街头,点着了一根烟。
“不是啊……”喻文州还在考虑怎样委婉的推脱,黄少天就抢过手机:“老叶我跟你说,如果不是你我们才不会把精英团长给放走现在他回来了!回来我们蓝雨了!!所以短时间就不会再回你那去了,所以你安安分分在家呆着不用担心小蓝了!”
言下之意就是让叶修等许博远气消。
“哦,这样啊。”叶修踩着地上的水坑,雨水溅湿了布鞋,“我还想着去蓝雨指导一下你们的新人呢,闲的话还可以帮你们刷本哦……”
喻文州听见这话,有点按捺不住,活生生的教科书要帮蓝雨的新人训练啊。
“不考虑一下吗?”
“……”
“看我条件多好啊,荣耀教科书啊,就帮你们蓝雨一家。”
“大神你赢了……”
叶修心情颇好地住进了一家靠近蓝雨俱乐部的旅馆。
第二天一早,黄少天两人就看见某前辈在蓝雨俱乐部门口叼着根烟,潇洒地站在冷风中。
从八点开始,蓝雨的精英尽数败在君莫笑的伞下。
喻文州一副你开心就好的表情望着叶修。
叶修则以风轻云淡的表情回应。
至于黄少天,被某吃醋的大心脏命令待在房间里,对着耳麦里的叶修吼了无数个pk。
精英们都去休息了,叶修看了一眼好友列表并不在线的蓝桥春雪、蓝河以及绝色,默默地退出了君莫笑。
许博远现在在一个十分熟悉的地方,在工作室里与从前一般厮杀。
“牧师们注意治疗力度,不要ot了啊。”
“mt走位太过了,回来!”
“盗贼你们倒是猥琐一点啊!”
半个小时,副本完毕,许博远伸了一下懒腰,然后盯着窗外出神。
叶修那家伙在干嘛呢?有好好吃早餐吗?今天早上有出去跑步吗?
然后许博远开始抓狂:啊啊啊啊啊啊我在生他气啊!
视线回到电脑前,发现有一个漂亮的女角色绕着自己转。许博远眉头一跳,并没有多做的回应,就往蓝溪阁走。
没走多久,还听见身后的脚步声不紧不慢地跟着。
许博远将视觉调整到身后的女角色身上,不回头还好,一回头发现那张脸在眼前噌地一下出现了。吓得许博远操作着蓝天下的河后跳了好远,接下来头上冒出一个文字泡:???
紧接着就收到了一条好友申请:忧郁小猫猫申请您加她为好友,是否同意?
出于绅士风度,许博远还是添加了。
对于许博远秒加美女这一点,叶修在隔壁机房表示挺无奈。
恍惚中,叶修模仿着黄少天弹了一大段话,许博远将主要信息过滤了一下,大概是很崇拜自己。许博远心里有一大堆问题,但是却没有说出来,他以为这个忧郁小猫猫加了个好友就会消停,但是却低估这“美女”的手速,刚加了就弹出一大堆信息。
忧郁小猫猫:大大大大带我打jjc呗w
忧郁小猫猫:大大带我下团呗!
忧郁小猫猫:大大你说个话呀~
许博远知道,他要冷静:“我们认识吗?”
“不认识呀。”
“那你还加我?”
“慢慢就认识了嘛~”
想起当年的叶修也没那么死缠烂打的,基本上就说了一句话,紧接着就来到工作室把自己拐走了。
许博远把手放在键盘上,思绪飘出很远。
这个忧郁小猫猫,会不会是他?
他调整视觉,看了忧郁小猫猫浑身的装备,背后操纵的人似乎很喜欢套装,什么都是一套一套的,搭配起来有另外的感觉。许博远点开角色装备界面,发现除了套装的衣服还有就是一些速度加成或治愈提升的小饰品,和普通的玩家没什么两样,只是背包里的战斧,就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了。
受不了忧郁小猫猫的文字泡攻击,许博远同众人打了声招呼,就带着一条小尾巴去了竞技场。
建房不久就有人来想虐菜,是一个枪炮师和一个战斗法师。
战斗打响,许博远操纵着剑客就往战斗法师的身上捅,然后两人没有想到剑客的态度那么强硬,有点手足无措,忧郁小猫猫就扔了一个药瓶子过去,枪炮师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再回到许博远这边,战斗法师看见枪炮师被制住,连忙抽身去帮忙,许博远哪里会给他机会呢,拔刀斩再接着银光落刃,就这样,战斗法师顿时被打了一个小浮空。
恢复僵直的枪炮师很生气,就冲到忧郁小猫猫的身边以复僵直之仇。忧郁小猫猫就顺着枪炮师攻击的途径跑,似乎走到了绝路。许博远一看不好,把正打得风生水起的战斗法师一扔,就去救忧郁小猫猫。
叶修操纵着忧郁小猫猫走到一个地图死角,很流利地将背包里的战斧替换出来,枪炮师一惊,连忙飞炮转向仓惶而逃。
叶修哪能给她机会,又丢了一个输出技能,然后凭借着优异的操作硬是跟上了。
战斧随着光影陆离的技能变得神秘无比,带着犀利的输出,把枪炮师的血条硬生拖下不少。许博远看见忧郁小猫猫更换武器就已经呆住了,谁能想到一个纯良的输出并不高的守护天使竟然如此残暴。就在许博远懵了的这点时间,战斗法师已经气势汹汹地赶上来了,看见自家的枪炮师被忧郁小猫猫抡着战斧砍得狼狈不堪,也懵了。
两人呆站了片刻,剑客先发动攻击,战斗法师已经被叶修的做派给吓傻了,被许博远压着打,时不时的还手,也就那样了。
两人的血条就像卸了闸的水,哗啦啦地顿时见底了。
当荣耀二字弹出的时候,许博远依旧发愣。忧郁小猫猫的做派太猛,太凶残了,直觉告诉他对面那个人是叶修。但是他没有立刻确认,荣耀里风格残暴的妹子有太多了,比如说唐柔,又比如说苏沐橙,没有证据,谨慎的许博远不敢问。
后来陆陆续续进来几个,许博远又同之前一样,配合着忧郁小猫猫摆出一副纯良的模样,把进来挑战的人一一吓呆。
过了不久,刚开始来挑战的两人又折返,纷纷指责忧郁小猫猫骗人。
所以叶修只能把战斧换成一个正常一点的武器。
尽管战斗力下降,实力依旧在两人之上。默契十足地把敌人磨死了。
许博远对着这一盘感到十分熟悉,他知道忧郁小猫猫就是叶修。
叶修退役后也没闲着,自己和他抢了几年的野图,彼此都如此熟悉,如今并肩作战还是毫无违和。
“叶修你到底在想什么?”
许博远颤抖着手指,敲出了这一句话。

心里似乎在期待着什么,两人静静地等待了片刻,蓝天下的河果断地退出了房间。
出了竞技场,许博远心绪不定,对话框在闪啊闪。可能是有任务,又可能是叶修发信息过来,无论是什么,许博远都不想看了。
胡思乱想中,许博远在游戏里看见了蓝桥春雪和蓝河,在不远处一字排开。
看见昔日战友,换做是别人可能早就很激动了,但是许博远还是呆呆的望着那两个角色,然后把手伸出去,但摸到的只有微微发热的电脑屏幕。
这一刹,许博远想哭。
两人同居的第一年,许博远还是蓝溪阁的高手,第十区的会长,虽然彼此相爱但是游戏中依旧不留一点情面,这是叶修的底线,也是许博远的底线,两人依旧“其乐融融”。没想到在第二年,许博远的父母逼他找一份正经的工作,无奈他只好请辞,叶修没有说什么,就在他交出账号卡的夜晚将他抱在怀里,无声胜有声。
现在第三个年头就要过去,背着父母玩荣耀肯定是有的,他舍不得这个游戏,舍不得蓝溪阁里的人,他背着叶修创了这个蓝天下的河,依旧加入蓝溪阁,一开始跑跑腿,但是在后面也可说是被挖掘了。蓝溪阁的大多数朋友都知道许博远的新角色和无可奈何的苦衷,都提出帮他打造一个新的蓝桥春雪。
许博远摇头拒绝了。
他不敢加蓝桥春雪为好友,不想看自己付出那么多心血的角色被别人驾驭。或许角色不随选手转会的选手会懂,毕竟陪伴了自己那么久,太多的寄托,太多的不舍了。
更何况再多打造一个蓝桥?睹角思卡,感觉太可怜了,他不想这样。
如今两人一字排开,却只能摸到发热的屏幕,他想摸一下的不止这些,更贪心一点,是沉甸甸的账号卡。
“你不舍得离开蓝溪阁,我就让你回去。”叶修把手搭在许博远的椅背上。
虽然他背对着叶修,但是叶修能想到许博远的眼睛闪烁着怎样的光芒。
叶修伸出手,用手指卷起许博远后脑勺的头发,声音里含着无比的心疼:“你讨厌现在的工作所以才总是被开,说到底你的心不在,什么都留不住一个心不在的人。”
“与其这样,还不如让你工作的快乐一些。”
“我想你了,想那个能开心大笑的你了。”
“别生气了,回家吧。”
许博远双手撑着桌子往后一推,叶修一个踉跄,还没站稳就被许博远抱住。
颈窝里是软软的脸,下巴被发丝蹭得很痒,叶修的左脸脸贴到许博远的右脸上,唇点在额头上脸颊上,连鼻尖都是让人贪恋的味道。
“以后再忙也不许甩我一脸。”
“好。”
“以后要多关心我。”
“嗯。”
“要帮我抢野图。”
“行。”
“以后不许和蓝溪阁抢b。”
“如果领队是你我就不抢。”
在一旁的众人听得泪流满面。
除了每天被喻文州和黄少天闪瞎,现在来的叶修大神也能把和尚庙照耀得光芒万丈啊!
tbc.

评论
热度 ( 21 )

© 来时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