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时路

爬坑的速度超快。
你永远不知道今天我进了什么坑。

【叶蓝】乔迁之喜

之前搬家真的是累cry,然而这份脑洞在我脑海里很久了今天才开始码orz
*小短篇叶蓝xx
*叶修撩妹(蓝)技能点满

可以吗?
开始吧。

许博远把一个纸箱放在地上,他直起腰,擦擦额头上的汗。
环视一周,沙发等笨重且大的物品尽数搬上来了,现在麻烦的就是生活用品,放在地上的这个纸箱才只是第三箱,许博远舒展腰身,打算下楼再搬一箱。
一转过身,就看见叶修叼着根烟迈着大爷步。
“叶修!”许博远皱起眉头:“不是说好一起搬的吗?”
“是说好啊……”
“那你现在两手空空算什么?”
叶修看着许博远红扑扑的脸上还挂着汗滴就心疼起来,他蹭过去,想拉许博远的手,但许博远把手抽开。
“生气了?”
“不生气,一累起来都没力气生气。”
“我又不是不帮忙。”叶修沉声说道,鼻子喷出来的气息扫在许博远脖子上。
许博远对着一个撒娇的叶修实在没有抵抗力,他回握叶修的手,其实心里挺不舍得让这双漂亮的手去搬重物的。
叶修指指门口,示意许博远往那看,许博远朝他翻了一个白眼,然后发现门外有几位搬家工人正在兢兢业业地搬着纸箱。
许博远数着纸箱上的号码。十五个,不多不少。
许博远睁大眼睛,满脸惊讶,然后叶修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这家搬家公司的广告纸,手指指着最底下的一行小字:本公司搬家一条龙服务,搬运物品无须付钱,经济实惠!
其实怪不得许博远看不见,这行小字真的是很小,再加上底色花花绿绿,一眼瞄过去能看到才怪。
“啊……我没看到……”许博远知道他误会了叶修,但是现在有外人在场,他拉不下这脸。
叶修也不需要他拉下这脸道歉,他吧唧一下亲了一口许博远:“没事,商家的小把戏被我拆穿了而已。那既然这样,晚饭吃什么听我的。”
“行!都依你。”
“你买单?”
许博远点点头:“成。”
“那今晚……”
“这个不行!”
天知道叶修会把自己折腾得多累,叶修是神清气爽了,明天估计自己腰都要断了。
叶修诡计没有实施成功,他不在意,反正要不要是叶修决定,这事先问问只是让许博远有个心理准备而已。
许博远看着叶修没有一点失望的表情,心中警铃大作,他指着叶修的鼻子:“我跟你说啊,明天我们要把屋子收拾好,如果你今天把我折腾坏了,家务你包啊。”
叶修呵呵一笑,搂过许博远的腰,把他指着鼻子的手一包,在他的手背上亲了一口,还用舌尖舔了舔。
手背湿乎乎的感觉让许博远鸡皮疙瘩起来了,看着叶修直勾勾的眼睛就想起前几夜的疯狂,他开始害羞起来,想挣脱叶修的怀抱。
就在两人互(da)相(qing)推(ma)搡(qiao)的时候,站在门口的工人咳嗽了一声,他们才正经地做事。
许博远留下清点物件,叶修送人下楼。

“你给人小费了吗?”许博远听见脚步声不抬头,从箱子里取出杯子。
“给了饮料钱。”叶修跑到厨房,从冰箱里取出一瓶矿泉水。
“幸好昨天插上电源,不然今天真的是要疯了。”冰箱门大开,叶修享受着这片刻的凉爽,然后他就把手里的矿泉水扔给许博远。
许博远接住水瓶,皮肤一接触冰冷的瓶子就感觉一阵舒爽,痛快地喝了几口就见底了。他接过叶修递过来的毛巾狠狠地擦了一把汗。
“这鬼天气,不让人活了。”许博远现在很想去洗澡,但是看着凌乱的客厅就没心情,况且他没找到洗漱用品。
叶修也凑过来动手清理。
两人开着空调忙活了一下午,也才收拾了一点点。
辛苦的劳动,肚子饿得极快,夕阳还没下山,叶修就开始盼着吃东西了。
“咱今晚去哪吃?”许博远擦着手从厕所出来。
“吃烤肉?”
“好啊。过几天要不要请人吃个饭?”
“请谁?”
“大家啊,进宅要请吃饭的吧。”
叶修有点不乐意,请吃饭很麻烦的。
“不请太多人,请比较亲近的人。嗯……比如说陈姐、小唐、我们父母……”许博远扳着手指认真地数起来。
叶修听着就头大:“没事的,他们也不在意这些,出来围个餐就好了嘛。”
“行吧,太拘谨也不好。”
“走吧走吧出去吃饭。”
“行,对了等会回去拿我们洗漱用品,我把它们忘在旧公寓了……”
灯关上了,留下一片狼藉的客厅。

吃饱喝足,两人慢慢地迈着步子。
看着城市的点点星光,仿佛远在天涯,这偷来的安逸,就是让人陶醉。
叶修挨着许博远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乘凉。
“问一个问题。”许博远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空,突然开口道。
“问,哥知无不答,言无不尽。”
“怎么突然想搬家了?”
“就是突然想搬了。”叶修重重地吐出一口烟,呛得许博远咳嗽连连。
“仅仅这样?”
“还能怎样?而且我住的那疙瘩,看准的就是一个人方便,你搬来和我住,两大男人挤一屋,太可怕。”
许博远点点头,想想也是。叶修住的那公寓很小,但一个人住足以,所以加上他一个,实在是挤得慌。
“而且……”叶修这长长的一个停顿,让许博远从夜空中收回视线。
他看着许博远的眼睛:“而且我得一个让更大的位置给这个已经住进我心房的人啊,让他住得舒心是我的心愿啊。”

END.

评论
热度 ( 20 )

© 来时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