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时路

爬坑的速度超快。
你永远不知道今天我进了什么坑。

【叶蓝】药 02

并不是学中医的我写起来有些困难,幸好我有个当过护士的老妈
*春节就是忙啊
*ooc与bug齐出
*修正:上篇说的是镇,结果我发现村念得比较顺口,所以改回来了,给大家带来诸多不便真是不好意思(鞠躬)

可以吗?
开始吧

第二天,许博远起了个大早。他帮大婶做了家务,然后带着小孩出去买菜,回来到家已经九点半了,他吃了两个馒头,带上单反就出门了。
第一件事就是放生那只受伤的狐狸。
没错,这里的生态就是那么好,村庄四周有很多野生动物,再偏点的山上还有猴子。
只不过猴子已经很少了,怕生得紧,许博远和当地的村民去过好多次,也仅仅只拍到他们的屁股,而且照片不多。
狐狸是当地村民包扎好后养起来的,许博远在旁边看着。
村民们信奉狐狸,认为它们成神后会保佑一方人平安幸福。
可是较大城镇的人不这么认为,他们和外界有金钱交往,仅仅认为狐狸的皮毛最有用了。
为了赚钱就在村庄附近放了许多捕兽器,一时之间猖獗得很,就是近几个月不断有人被捕兽器夹伤,告上了法院才得以消停。只不过这风声一小,又开始了这无良的商业行为。
许博远没有信仰,他一个学医的人不相信这些虚幻飘渺的东西,就是担心它的伤,那天远远望过去,伤口似乎还挺深的。
医馆的叶大夫和小陈出去了,大家又不敢动这么一只在村民心中堪称神圣的动物。
虽然不是治动物专业,但是也应该和人差不多吧。
他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受村民委托,他这半个月里把这只狐狸喂得胖嘟嘟的。
许博远提着笼子,艰难地走上山,村里的小孩在前边帮他把树枝弄开,才不至于把脸划得都是细碎的伤口。
等走进大山,许博远已经满脸是汗,他看见一棵参天大树,树干上刻着两个苍劲的大字——山界。
这还只算山的门口,大山深处神秘莫测,小孩有很强的好奇心,但因为老人一再叮嘱,也只能驻足远望,看见那飘着白雾的清幽的山谷,许博远伸长了脖子也看不出个究竟。
他把笼子放下,一把笼门打开狐狸就轻盈地落在许博远面前。
“看你跳得欢,脚恢复得不错嘛。”
他蹲下,拆开它脚上的绷带,伤疤已经变成了淡淡的粉色,狐狸舔舔伤口,又舔舔许博远的手心,最后在他的虎口处留下一个小牙印,就往大山深处跑去。
小孩跑去摘果子,他们用腿勾住树枝,手臂伸得老长。吊在树上的孩子把几个果子扔给许博远。
许博远正看着山谷发怔,听见有人叫他才回过神来,他接住从高处掉下的果子,用衣服擦擦手里泛着青色的果,正打算下嘴,就听见一把嗓音在林中响起。
“现在的果子还很涩哦。”
一个激灵,果子掉到地上滚了两圈,许博远循声望去,看见一个穿着中式大褂的男人站在树丛中,脸上还沾着泥土。
一个小孩笑着把果子也扔给了男人,也已经有人挂在他身上了。
男人用一只手把小孩抱起,拿起放在脚边的大竹篮,绕过树根朝许博远走去。
许博远站在原地,有些不知所措,他在村庄的这半个月,似乎没有见到这个人。
男人用衣服擦擦手心的泥,把手送出去:“你好,我叫叶修,似乎以前没见过你。”
“我是许博远,和朋友来这里旅游,在这里住了半个月……”
叶修从胸口的口袋里摸出一根烟,抱着的小孩把他的头发弄得更乱了。
一个女孩从他来的小路里跑出来,她手里也提着一只竹篮,只不过比叶修的要小。
“沐沐!”
站在树枝上的唐柔发现她,朝她挥挥手,然后一个后空翻,稳稳地落在大石头上。
许博远被她做的高难度动作吓得魂不守舍,神情有些呆滞。
叶修看着他瞪圆了眼睛,心里觉得有些好笑:“你没看过杂戏吗?怎么一惊一乍的。”
听叶修这样说,许博远觉着自己有些夸张了,山里的小孩嘛,灵活得像个什么似的,整天在大山里跑,没有个旋转跳跃等技能点还可能会被人看不起呢。
他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视线扫到了叶修手里提的篮子。
“车前子?”许博远用手指着篮子里一棵绿油油的苗。
“你说这个?”叶修把孩子放下,用手抓起那棵草:“这个是半夏。”
许博远指出去的手指僵在半空。
叶修左右掂量:“没事,误食只会失声疼痛和呼吸困难,不幸运的也就窒息而死,快点送医就好。”
许博远放弃和他说话了,他让孩儿们跟他回去。
“许哥哥你先回去吧,我们等会和叶大夫一起走!”千成掰着叶修的手,扯着叶修让他和他玩。
许博远心想算了,就自己一个人拎着笼子愤愤地下了山。
叶修看着许博远走两步山路就被树枝划两下的辛酸样,拍拍苏沐橙的肩膀示意她让她帮着点。
苏沐橙点点头,挽着唐柔的手上前打招呼。
三人很快熟络起来,叶修看着许博远拍拍苏沐橙的头,苏沐橙笑眯眯地在前边跟着,唐柔也在后边护着。
三人带着笑声渐渐消失曲折的山路上,叶修也收回视线,才发现手里的竹篮没有让苏沐橙提回去。
tbc.

*蜜汁脑洞**
“现在的果子还很涩哦。”
许博远循声望去,一个身穿中式大褂的男人站在树丛里,脸上还沾有泥土。
叶修绕过树林走向许博远,当他握住许博远的手时,叶修发现他颤抖不已。
“……别怕,我不是狐狸精……”

***科普***
半夏
天南星科半夏属一种,多年生草本植物。
该物种为中国植物图谱数据库收录的有毒植物,其毒性为全株有毒,块茎毒性较大。
对口腔、喉头、消化道粘膜均可引起强烈刺激;服少量可使口舌麻木,多量则烧痛肿胀、不能发声、流涎、呕吐、全身麻木、呼吸迟缓而不整、痉挛、呼吸困难,最后麻痹而死。有因服生半夏多量而永久失音者。
功能主治:燥湿化痰,降逆止呕,消痞散结。用于痰多咳喘,痰饮眩悸,风痰眩晕,痰厥头痛,呕吐反胃,胸脘痞闷,梅核气;生用外治痈肿痰核。

评论
热度 ( 9 )

© 来时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