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时路

爬坑的速度超快。
你永远不知道今天我进了什么坑。

【叶蓝】羊毛出在羊身上和解铃还须系铃人是一个道理

群上突然发了一张图,叫蓝河绵羊奶粉
*突如其来的脑洞,我被打得落花流水
*我才不想看蓝河咩产奶(哼唧
*很短很短,因为我想睡觉(划掉)
*可能没有下文

可以吗?
开始吧。

在辽阔的荣耀大草原上有这么一群绵羊,我们姑且称他们为蓝雨羊群。
领头的是文州咩,其次是少天咩。
少天咩不是绵羊,它是一只羚羊,弹跳力极佳,是在一次搬运的过程中跑出来的,从草原的一端来到另一端。
少天咩总帮忙做事,偶尔驱赶凶猛的兽群——微草豹群。
蓝河咩作为一只绵羊,特别敬仰少天咩的勇气与力量,一有时间它就和少天咩去巡察,保卫蓝雨羊群的安全。

****

一天的巡逻完毕,蓝河咩终于可以卧下休息,它洁白的毛上沾有几根青草,风儿一吹,带来了山顶上茶花的清香,令人心旷神怡,可惜长在高山,蓝河咩挺想尝尝在山顶上刚长出来的还带露珠的嫩草。
休息够了,它站起来抖抖身子,撒落了许多枯草。抬起头看看四周,羊群三五只的分散开,悠闲地甩着尾巴吃着草,日子过得滋润得很。
临近初春,南风略大,蓝河咩弹跳力不及少天咩,但鼻子灵敏得很,夹杂着血腥味与雨水味的风扑面而来,顿时蓝河咩心中警铃大作。
它记得昨晚在兽群中点过名字,没有少一只羊,倒是多了两只小羊,现在是白天,嘉世狼群与微草豹群还没到如此猖狂。它甩甩头,心想可能是霸图狮群争首又被韩文清给镇压下去了。
如果真是这样,羊群要高度警戒了。
蓝河咩其实也怕,两双羊蹄子不住地抖。它想起那时对大春咩和二笔咩信誓旦旦地拍过胸脯说过的话,顶着要死的风险,绕过草丛一探究竟。
刚把头探出去,就看见一条毛绒绒的大尾巴。
蓝河咩认得,那是叶修狼的尾巴,尾巴尖上还有灰色的绒毛。
蓝河咩一下就愣了,小小的羊脸刷地白了,脑子里想着要回去报告文州咩和少天咩,但就是迈不开蹄子。
现在它盯着叶修狼的尾巴好一阵了,发现叶修狼身下有很多血,等蓝河咩平复了心情,它放轻了羊蹄子,走到叶修狼面前。
哪还有以往意气风发的模样,它现在浑身各处都是抓痕,颈窝还有很深牙印,后腿被划拉得肉都翻出来了。
蓝河咩一阵恶心,连忙跳开,就听见叶修狼痛苦的呻吟。
叶修狼还没死,蓝河咩发现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它处理,还是回去报告文州咩为上策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5 )

© 来时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