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时路

爬坑的速度超快。
你永远不知道今天我进了什么坑。

【叶蓝】解铃还须系铃人和羊毛出在羊身上是一个道理 02

越往下写就越想揉蓝河咩,想把脸埋在蓝河咩肚子的绒毛里然后蹭蹭蹭。

开始吧

蓝河咩刚走了几步,它又匆忙地赶了回去,风是那么大,带着叶修狼的味道钻进它的鼻子里。
天敌特有的气味哪是蓝河咩能消受的,不一会儿就开始头皮发麻神经紧张。
在原地踌躇了一会,跑到不远处的树林里带了几枝带叶的树杈盖在叶修狼身上,留下供它喘气的口,就羊不停蹄地往蓝雨营赶。
蓝雨羊群喜欢待在草原的南边,文州咩曾有一次感叹先祖目光长远。
草原的西南方有几座山丘,山上有几个树洞,在文州咩掌管羊群之前就有了,一个用来存粮,一个用来避难,两个山洞互相贯通,便利得很。
之所以感叹,是因为山丘紧挨着河流,又被一片鲜嫩的草包围。靠着得天独厚的优势,它们才安乐地生活了那么多年。
即使微草兽群来袭,羊群里又有了少天咩这个得力干将,迄今为止,用来避难的山洞用过的次数,一双羊蹄子都数得过来。
所以蓝雨营的范围算得上很大了。
绕了蓝雨营一圈,没有发现文州咩和少天咩的踪影,才猛然惊觉今天是清点口粮的日子。
蓝河咩只好死命地往山上赶,在山脚下,遇到了刚向文州咩禀报资料的大春咩。
大春咩看蓝河咩行色匆匆,多嘴问了一句怎么了。
结果蓝河咩霹雳啪啦就把它遇见叶修狼的事情完整地念了一遍。
大春咩脸色变得有些阴沉:“家仇是该报了。”
蓝河咩听见这句话,心咯噔一跳。
大春咩和嘉世狼群的事情除了文州咩,和大春咩关系好的几只咩都心知肚明。
弑父杀母之仇,怎么都是要报的。
“大春你冷静,那时候你不是还小没看清吗?”
大春咩从鼻孔里哼出一声:“那时候幸好我躺在丁香里,不然我就真的见不着你们了。”
蓝河咩耐心劝导:“我觉得存在于你记忆的漏洞很多,你见了叶修狼,可以去问问真正发生了什么啊。”
“再听一遍它怎么杀我父母的?”
蓝河咩有些无力,如果是真的难道你要用羊蹄踹死它吗?
但是按照叶修狼这个伤势,踹死的可能性估计挺大的。
蓝河咩摇摇头,想继续再说些什么,但是大春咩一副落寞的表情让它到了嘴边的话又咕噜一声咽下肚了。
蓝河咩只能用角蹭蹭大春咩的脸已示安慰,告诉它先不要找叶修狼的麻烦,就往山上赶了。

不知道有没有tbc.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来时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