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时路

爬坑的速度超快。
你永远不知道今天我进了什么坑。

【叶蓝24h】遗忘 上

#字数有点爆掉了所以分上下(才不是因为没写完

#有点久没写文有点ooc

#炖了一上午的肉渣

#茶话会真好玩w

#还有谁教教我外链啊!不然车就开不成了


在阳光底下晾晒过的被子散发着舒心的味道,光洁的小腿轻轻扫过被面,柔柔软软,丝丝凉凉,直到碰到另一个人的小腿。

等等小腿?!

许博远嚯一下睁开眼睛,阳光透过层层的窗帘,眼前的人的头发在阳光下渡了金边,男人的脸埋在被子里,许博远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。随着清醒的时间逐渐变长,许博远能想象到他和这个人的姿势有多么亲密。

许博远动了动胳膊肘,搭在身上的手就顺着身侧,滑落到腰间,他把被子稍稍压下,看见紧闭着的眼睛。

看清了男人的容貌,许博远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人,同时他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。他想挣开男人的怀抱,可是男人抱得太紧了。他拍拍男人的脸,但是没有反应。

睡得有点死,看那黑眼圈,就知道熬夜熬很久,许博远不忍心叫醒他,叫醒一个熟睡的人需要背负一种莫名的罪恶感,但是现在他更需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他不是homo,和一个不认识的人搂搂抱抱,睁眼可见,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;他夜生活也不乱,从来都是一个健康向上积极进取地荣耀玩家,性格敏感谨慎,绝不会发生一夜情,但它就是发生了,确确实实。

许博远要放狠招了!他抓住男人的肩膀,使劲地摇,男人惊醒,刚睁开的眼睛流露出来的是茫然。

“怎么了?”叶修问。

从来,即使在吵架的时候,许博远也没有那么粗暴地叫醒他,更准确说是摇醒他。更多的是温声细语,再可怕一点就是直接掀被子。

茫然是肯定的,还有就是懵逼。

我温柔的小蓝呢?!

刚刚醒来的叶修声音低沉沙哑,两人贴得又近,许博远认为昨晚他们两个已经滚了一次,脸无声息地红了,他正色道:“你是谁?我在哪?”

叶修敲敲自己的脑袋:“小蓝你开玩笑吧,这是我们家啊。”

“我们?”

“对啊,我们。”

不对劲,很不对劲。

许博远坐起来,他身上穿着一件偏大的衬衫,这是他的习惯,不束缚,很舒服,也没有奇怪的痕迹,好好的,完整的,在许博远眼里至少自己还是童贞的。

叶修也随着许博远坐起来,严重睡眠不足的他脑袋感觉要炸裂了,晕乎乎的,不是很舒服。许博远开始呢喃自语,因为声音太小,叶修只能听到“昨晚”、“大学”、“网络”、“梁易春”等有限的词语。

叶修的手拂上许博远的脸,指尖稍稍触碰到柔软的耳垂,就被他侧身避开了。

坐在对面的爱人望过来,眼神里难掩厌恶之色。

此刻心就像被锁链捆绑,骤然紧缩。

叶修把手收回,藏在被子里,微微拢成拳。

“小蓝……你今天怎么了?”

许博远听了,微微有些讶异:“我还想问怎么了,我不认识你!昨晚我还在家看荣耀联赛,今早我就和你交颈而卧!”

“昨晚?什么荣耀联赛?都过去三个月了,夏休才刚开始。”

“昨晚不是蓝雨对微草吗?”

“听谁说的?”

许博远抱头,本来不太乱的头发现在真真乱得彻底:“到底怎么了?我怎么了?”

叶修感觉许博远有恙,想凑过去抱抱他,但是被刚刚的眼神弄得浑身不自在,不大敢。现在折腾了一下,觉也不想睡了,只想理清楚这件诡异无比的事。

叶修软言几句,许博远就乖乖地去洗漱了,这个方法对于耳根子软的许博远屡试不爽。

冰箱里还有一块吃剩的蛋糕,一盒开过的牛奶,叶修在许博远三年的栽培下,学会了做饭。仅仅是做饭,包括刷锅洗米按电饭锅按键,择菜刷碗扫地拖地还是得许博远来做。其实在和叶修生活之前,许博远的生活自理水平和叶修差不多,两人同居一段时间后发现,这样过下去不行啊。就这样召开了家庭会议,定下了各自应该做的家务。

叶修捏着鸡蛋,不知道在想什么,过了好一阵子又把它给放回去了。就在拿起和放下间来回往返,许博远已经打理好自己。

他在浴室用冷水愣是洗了很久的脸,思考并理解现在的状况。镜子里的自己身材拔高了,头发也剪短了,日渐成熟的外貌让许博远知道自己不再是大学刚刚出来的有志青年。刚刚在床上相拥而眠的男人估计和自己关系不一般,男人说这里是他们的家。他是这么说,像是确实这样。自己的牙刷、刮胡刀、衣服都有,走出卧室不小心瞄到的书桌上,并排着两台电脑,其中一台面前放着自己用惯的键盘鼠标。

这关系,还是听他解释吧,也……对他好一点吧。许博远这样想着,他梳洗好了走出浴室,就看见男人来回拿着鸡蛋。

许博远走到叶修身侧,说:“我打理好了,现在轮到你了,早餐吃什么?我做吧。”

“只要是你做的,都没问题。”叶修捏了捏许博远的脸,许博远僵了僵,木着脸回答好。

很快,叶修就从浴室出来了,面已经煮好放在桌子上,面上还卧着个鸡蛋。

许博远没有乱跑,可能是因为害怕见到叶修,就躲到客厅里去吃。两人之间隔着一堵薄薄的墙,相安无事地度过了吃早餐的时光。

吃过早饭,叶修也来到客厅,许博远坐立不安,看见叶修从厨房出来,手心的汗都沁出来了。

叶修看他紧张的样子,想逗他玩,但是现在他们两个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他拉来一张椅子,坐在许博远面前,迫使和他面对面。

许博远看着叶修难得正经的脸,突然感觉事态严重,不禁正坐,双手放在膝盖上,俨然受训的小孩子。

“好吧,现在先介绍你自己。”叶修从口袋摸出一条烟,没点着,叼在口中。要是现在原来的许博远看见了,一定会扒了叶修,把他藏在口袋死角里的烟全都摸出来,半开玩笑地让叶修帮打b,可是现在不会了。

“许博远,男,广大毕业,就职于蓝雨……”

“嗯,基本信息我都知道,说说你几岁、昨晚你都做了什么、芳龄几何。”

“还芳龄几何。”许博远歪过头,想笑,刚咧开嘴角,就看见电视机前放着相框,是一张两人自拍,两人的身份不用多讲。他又把笑容敛起来,还是一副紧张的样子:“今年25,昨晚在家看蓝雨对微草,比分没注意,谁赢了?”

“蓝雨。”叶修看着许博远欢呼雀跃,看来这家伙停留在第六赛季,那时候两人都不认识,所以今早许博远的反应,叶修也能理解了。

许博远蹦完了,喘着气问道:“你呢?”

“我啊,我是叶修。”

“……谁?”

“就是叶秋。”

理所当然的沉默,然后是一阵笑声如同夏雷惊炸,总之意思就是:就你还叶修?那我还是黄少天咧!

叶修扶额:“信不信随你,但我的确是。”

许博远笑累了,摊在沙发上,脑筋也转动起来。根据这个叶修所说,他们两个的时间轴接不上了。

许博远在前,叶修在后。

许博远不认识叶修,但叶修深爱着许博远。

叶修看他不笑了,身子微微前倾,双手十指交握,手肘撑在大腿上:“如果你认为现在还是第六赛季,那你在蓝雨就职还没多久,账号叫蓝桥春雪,和上司梁易春关系很好,最好的朋友是那个二什么笔的。”

“是笔言飞。”许博远纠正了叶修的错误,更加确定发生在他们两个之间妙不可言的事情。他认了,拿起桌子上的杯子,喝了一口水:“所以我们两个怎么办?”

“什么怎么办,照常过啊。”

“可是我要回工作室上班啊。”

叶修醒悟:“你两年前搬来杭州和我一起住,你父母也知道我们事了,还有你在广州那套公寓也已经出租出去,每月八千五。”

“老爸老妈都知道?”

“对,还见过面。”

许博远没想到事情发展得那么快,刚刚建立起的时间观和世界观顷刻崩塌:“等等我还是有些不信。”

“不由得你不信啊。”叶修不着痕迹地叹气,起身坐在许博远旁边,把电视机打开,现在放的是荣耀电视台的晨间新闻播报,回放着昨天转会窗的大事。

许博远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机看,想找找存在的bug,但是无论他怎么找,除了主持人一两句语音错误以外,一点问题都找不到。一阵莫大的悲伤从心底涌来,淹没了尚在挣扎的他。

可能是睁着眼睛太久,眼睛干涩,几滴眼泪刷刷地流下来。

叶修细细地关注着许博远,瞧看他眼眶发红就觉得不妙,现在眼泪如期而至,让叶修十分慌张。因为许博远在他面前,从来都是坚强的,即使他跟父母坦白之后,也是坚强的,把眼泪藏在海底,把阳光洒在海面。所以叶修不知道该怎么做,只能用手在许博远背上来回抚了几下。

许博远感受着笨拙的安慰,觉得有个人对自己好还不错,即使他是男的,即使他素未谋面。

“好吧。”许博远用手背擦掉眼泪,“接下来要干什么?”

“比赛结束了,我去看看沐橙和老板娘,你去不?”

许博远难以置信:“苏沐橙?”

“是啊,你还见过黄少呢。”

“算了。”许博远摆摆手,“我还是呆在家吧。”

“那行。”叶修站起来,伸个懒腰:“我出去了,你应该能认出你的电脑,密码自己想啊。”

“行,我自己想。”许博远把叶修送到玄关处,但是叶修磨磨蹭蹭,似乎在等什么。

等早安吻吧,再不是就是等出门吻。

许博远早就认命了,他没想到自己的爱情是那么黏糊糊的。

叶修没比许博远高多少,当许博远走过来捧着他的脸的时候,还贴心地弯下腰。

和第一次一模一样,许博远轻轻地、略显胆怯地,在叶修的额头上落下一吻。叶修抓住许博远的手腕,从指尖,慢慢地吻向手背,却久久不离开,嘴唇紧紧地贴着手背。

“我走了,在家等我回来。”叶修这样说着,恋恋不舍地出门了。

许博远看着门渐渐关上,叶修的身影也逐渐变成了一条细线,直至不见。慢慢地蹲在地上,他一直在逞能,从他亲额头到叶修亲手背,他的脚一直都是软的,现在叶修不在了,只剩他自己一个人,不必装,脸都是滚烫的。

这男友力怎么有点强啊orz

原地恢复了生命值,许博远回到卧室,书桌前果然有蓝桥春雪的账号卡,还有两张别的,一张是蓝河,一张叫绝色。

对了开机有密码的,许博远打开界面,发现叮铃一声。

密码?有屁密码!

等叶修回来再找他算账。

许博远狠狠地想,觉得自己不应该上套。

T.B.C.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42 )

© 来时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