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时路

爬坑的速度超快。
你永远不知道今天我进了什么坑。

【叶蓝】记一次漫展

*记一次漫展,纪念我看见了本命却没有勇气上前要签名的漫展
*我好恨啊!/薛洋脸

—————

少女在人海中踌躇,她徘徊于长长的人龙后。

少女的朋友鼓励她道:“去排队啊,排着排着就不紧张了。”

“可是我怕……”少女还在犹豫,就像一只年幼的狗狗追着自己的尾巴,在原地不断地转圈,焦急全都涌上眉头:“我今天没有打扮好,衣服都是随手挑的,事前没有看时间表,完全没有料到……”

少女的声音越来越低,随着喧闹的人群远去,她皱着眉头,可怜巴巴地看着朋友:“我们先去找你那位coser好不好?”

朋友料到少女会临阵脱逃,她冷眉一横:“coser是下午两点场。”

“那我们找你要的本子?”

“过几天会有通贩,没关系。”

少女找不到借口,喉咙隐隐有些干涩。

朋友看她犹豫不决,掰着她的肩膀,硬生生让她站在队尾,朋友道:“今天我陪你排队,你自己去要签名,我等会要去抢周边。抢周边的时间不定,能陪到就好,陪不到你自己加油奋斗吧。”

时间一点点流逝,少女身后的人越来越多,直到挡着过道,一条扭曲的人龙被工作人员硬生掰成一条L型的人龙。

少女呆滞地看着手机,开屏关屏,看着数字一个个改变,又重新归零。

朋友突然一把抓住少女的肩膀,与此同时,四周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尖叫。

少女心爱的唱见从幕后走向台前。

唱见穿着一件黑色短T,外面套着一件半敞的深蓝色休闲西装,袖子挽起。挽起裤腿的牛仔裤将匀称的长腿包起,脚踩一双阳光帅气的帆布高邦,温和的日常服装就像某浪的照片上一样。

少女的心开始浮动起来。

朋友无奈地在她耳边道:“我现在去抢周边,你在这排队,不要走远!”朋友怕她因为喧杂而听不清,又在她耳边重复了两三次。

她朝朋友挥挥手,做了个拜拜的口型,目光一直黏在唱见的身上,朋友觉得应该没太大关系,就马不停蹄地跑去抢本命。

唱见回答了几个问题,哼了哼即将在网路上出售的专辑的其中一首歌,边坐下来签名。

少女已经不是第一次吐槽神州庞大的人口,她甚至恨死了排在她前面的人。

腼腆的少女等啊等,终于她前面只有五个人,然后走掉一个,然后又走掉一个。少女觉得慌张了,她不停地用手按住翘起的头发,手指捏着硬皮笔记本,指节都发白了。

终于到她了,她走向笑得温柔的唱见,痴迷一样递出了她的本子。

“签在哪里?”

天呐他的声音好温柔!就像yy里面的一样,甚至比yy里的声音还要沉一点。他的头发看起来好软好想摸一下,用的是哪一个牌子的洗发水?说不定和我是同一个牌子的……

尽管少女的内心都是戏,她依旧绷着脸,手忙脚乱地翻开。她不记得翻到第几页了,她只记得当时她的手指僵直,手心都是汗。

唱见已经签好名,他将笔记本递到少女的面前。

那天少女不知道是不是早餐吃得有点撑脑子有点堵住了。她恍惚间说了一句话,恍惚间递出右手,恍惚间握住了一只节骨分明的手,恍惚间在桌上捞了一本笔记本就跑下台。

朋友已经抢完本命周边回来了,她一直在台下默默看着少女,她看见少女和心爱的唱见握手,忍不住暗暗地欣慰。

少女飘下台,找到了朋友。

见到朋友的一瞬间,藏在眼底多时的泪水哗啦一下流下来了。

“他对我笑了!”

“嗯,对。”

“他给我签了个名!”

“嗯,没错。”

“他还和我握手了!”

“对对对。”

少女的魂魄处于飘离状态时,朋友已经拉着她逛了一圈展子,吃了个东西,随意找个地方坐下休息。远处飘来唱见温柔清亮的声音,少女才意识到要拿签名出来嘚瑟一下。

一翻开笔记本,少女有点懵。

她翻到那一页密密麻麻全是字,她随手挑了一行,上面写的是糖醋里脊的做法。

少女啪地一下把笔记本关上,闭着眼睛重新再翻一页,这次写的是某月的购物清单。

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。

少女这样想。

她看了看笔记本,不是她那本厚厚的硬皮,是一本厚厚的线装软封。封面颜色基本相同,就是少女笔记本的右下角多了一只贴上去的小兔。

“我好像拿错蓝河的笔记本了。”少女苦着脸说。

“不会吧。”朋友擦擦手上不小心沾有的番茄酱,接过本子翻了几页,刚好翻到见面签名的发言以及流程,还用红笔在日期上圈了几个红艳艳的圈。

大事不好。

两人心照不宣地把剩下的食物塞进嘴里,急忙起身赶回场子。

当她们回到那里,场地已经空荡荡,没有长长的人龙,没有温柔的唱见,徒剩几位工作人员在准备接下来舞见的场地。

少女不禁有些崩溃:“你说我蓝会不会觉得我是痴汉,从此我被全网封杀?”

“没那么严重吧……”朋友安慰将哭的少女:“你和工作人员说一下看看能不能进到休息室,或许他还在那吃午饭?”

“我、我不知道……”

朋友抱抱少女,拍拍她的背,顺顺她的毛:“好啦好啦,我陪你去找他好不好?”

少女如同木偶般点头。

她跟着朋友一个个工作人员找,奔走在分散在舞台周围的休息室。终于,他们找到累瘫在椅子上的唱见,旁边坐着一位脸生的人。

少女敲醒了门,那人往她的方向望了望,他的眼神落在少女怀里的笔记本上,说:“蓝河现在不接受任何人的见面,他够累了。”

莫名的,少女有点想哭,那人因压低声音显得有些含糊不清,像极了那个隐退许久的cv。

她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说:“我是来还笔记本的,刚刚蓝河在签名的时候,我、我不小心拿错了……”

尽管两人说话的声音已经压得很低了,但还是吵醒了睡眠奇浅的蓝河。他咬着自己的舌尖,强迫自己清醒:“怎么了?”

那人回头看着蓝河,用手捏捏蓝河那节白润的后颈,帮他减轻因为低头签名的酸疼:“那位女生说来还笔记本。”

“哦!对!”蓝河现在彻底清醒过来:“的确弄错了,我刚打算开广播找人呢。”

少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鞋尖轻轻地刮蹭着地面。

少女的笔记本就在桌上,蓝河一拿就能拿到,他走了几步到达少女面前,同时少女递出笔记本。

正当蓝河转身时,躲在少女身后的朋友突然问道:“那位是叶秋大神吗?”

坐在椅子上玩游戏的人完全没有料到自己会被揪出来问,他呆了一会:“嗯,啊对。”

“更准确来说是叶修。”蓝河在后面补了一句。

少女内心的狂喜过后,竟然是一丝淡然:“能签个名吗?我朋友很喜欢你,一直想要你的签名,可惜传闻说你已经退圈了。”

“是吗?”叶修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,叼在嘴里,走到少女面前,在蓝河的签名旁边添了一个龙飞凤舞的叶修,下面又写了一个叶秋。

“不妨告诉你们,我要复出了。蓝河和我主役一部耽美广播剧。”

两个少女对视之后,是手握着手,无声的尖叫。

蓝河笑笑道:“还有一件事……”

两人的手十指相扣,无名指上的指环告诉了少女一切。

END.

评论
热度 ( 42 )

© 来时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