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时路

爬坑的速度超快。
你永远不知道今天我进了什么坑。

【叶蓝】不就生一场病吗 上

-故事大概分上中下,这次不会坑了,明天再发

-就一个生病还不忘腻歪的故事

-我习惯写老夫老妻了

-没精打彩的小蓝

-ooc预警

键盘边的手机很突然地响了,吓得叶修手指打滑,字都打错几个。

“喂,妈?”叶修用脸和肩夹住手机,往聊天窗口输入几个字后,靠在椅背上,用手把刘海撩起。

电话那头的声音轻轻的:“这周末回来吗?”

“这周末啊?可能不太行。”

“买不到机票?还是没有钱?”

“不是机票也不是钱的问题,靠存折我还能养三个瑗瑗呢。”

“那是瑗瑗又住院了吧?”

“瑗瑗最近没怎么生病,活蹦乱跳的,就……”叶修卡住了。

就博远最近发烧,不太舒服,这几天都得跑医院

话到嘴边,舌头却像千斤重。

就像急着证明些什么,他不想让许妈觉得自己照顾不了许博远,但又不忍心让一位老妇人因见不到儿子而憔悴。心里百转千回,终于一咬牙道:“就瑗瑗可能要回去医院复诊,日期刚好撞上了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

“妈,下周会带他回去看你的。……爸他最近怎么样?”

电话那头叹了口气:“还是那样。”

许爸性子倔,当初许博远死求烂求求来了一句我不管你了,一气气到现在。许妈被泡软了,他还在大缸子里闷着自己。

借着久违的月光,叶修看了看墙上的钟表:“妈,阳台有风,早些回去睡吧。”

叶修心里清楚,自从许博远带着他回广州出柜后已经三年没回去了,他又是个独苗,许妈从小宠他宠惯了,突然间就别了三年,怎么说都不好受。

许博远他一是不敢回,二是没脸回。

许妈平日因为许爸没法打电话给许博远,只能借着深夜上厕所的借口遥寄思念。许博远和许爸一样睡眠很浅,一点点声响就能被吵醒。不用叶修多想,她肯定是躲在离主卧最远的阳台打电话。

电话传来长长的一阵叹息:“你也早点睡,记得给瑗瑗煎上次我寄的药,那是治哮喘的偏方,一日一服。”

听见叶修应了一声,她就挂断了电话,在十五层的阳台上极目远眺。

夜色衬得楼下的小池塘有些阴森,零星的路灯寂寞地发光,远离市中心的小区特别安静,远处的灯火连成一片,她觉得这样就能看见远在杭州的儿。

“别望了,怎么也望不来。”

陪伴了四十多年的声音冷不丁地在身后响起,许妈没有被吓到,她依旧站在风里,在这昏暗灯光下照映的阳台孤岛,毅然决然地选择孑然一身。

许爸啪地点了烟,自顾自的吸起来。

许妈不放弃,道:“建恒,他们两个也不容易。”

许建恒没有搭话,火星在他用力吸气的时候变亮了许多。半晌他才道:“我知道,喜欢上男人,已经忤逆天道。在这世道逆水行舟,是不容易。”

许妈在狂风中缩了缩身子:“建恒,他求的就只是你点头。”

“素娟,这件事我们已经谈得够多的了。”许建恒用夹着烟的手捏捏眉头,睡眠不好的他眼底有浓浓的黑影。

“那便宜孙女是圆是扁,也得等他们有空才能带回来。我抽会烟,你身子弱,先回去睡吧。”说罢,他把身上披的衣服脱下裹在曹素娟身上。许建恒逆着灯光,他脸上的表情曹素娟看不出来,她拍拍抓着衣服的手,就转身回房了。

-----

  叶修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声音,心里空落落的,比当时离家出走后,深夜想起父母是否伤心还难受。一盏小台灯在屏幕旁边立着,是许博远放上去的,说是深夜玩电脑没灯对眼睛不好。

其实许博远可能是因为小时候被悉心照料的原因,身子一直都很好,春天爆发的流感对他没什么作用。不过可能是因为夏天空调开的太大了,进门出门冷热交替,身子一向不好的瑗瑗感冒了。

那时候两人接瑗瑗回家,许博远抱着瑗瑗,瑗瑗一个大喷嚏过来,喷了许博远一脸口水沫子,还是叶修帮擦干净的。那天晚上许博远就开始喉咙疼,隔天早上就低烧不断,一直迷迷糊糊到现在。

叶修打了几把JJC过了过手瘾,又批了几份文件,终于忍不住猫了回房。

他放轻手脚,借着一直开着的床头灯看见两颗蹭在一块的脑袋。叶修做了一个不可描述的表情,两个健康亮红灯的凑一块了,这感冒发烧怎么会好呢。

叶修用手摸摸许博远的后背,水淋淋的冷汗沾了叶修一手,他拿过搭在床架上的毛巾擦许博远额头和颈脖上的汗,并用手探探他的体温。

“还是有点高……”叶修喃喃道,说罢,他绕到床的另一边,把熟睡的瑗瑗从许博远怀里挪开。小孩子体温还是比成年人高,低烧中的许博远尽管体温比平常高,但遇上了一个小火炉,也抱着不愿撒手。

叶修那种不清不楚的感觉又出来了,他花了好一阵才把瑗瑗从许博远怀里彻底搬开,然后将摔在地上的毛绒猴子放到瑗瑗怀里。

帮瑗瑗盖好被子,叶修又绕回去帮许博远擦汗。许博远被悉悉簌簌的声音吵醒了,他压着声音想说让叶修休息不用管他,却因为喉咙疼发出呼呼的声响。

“行了,帮你擦完汗,我洗个澡就去睡。”叶修把许博远翻个身,既然人醒了,让他趴着擦汗反而更方便些。

一时间,暖黄台灯下笼着一方静谧,时光就像被揉碎了,洒进新摘的茶叶,慢慢翻炒、烘烤,散发出不妨甩手尘世归隐田园的味道。没有瑗瑗大呼小叫,没有雨声窸窣烦人,没有汽车喧嚣闹吵,两人享受着偷来的,不可多得的闲暇。

“你妈刚打电话来了。”叶修开口。

许博远闭着眼睛,把下巴枕在交叠的双手上,透过浓浓的鼻音,叶修听到模模糊糊的一声嗯。

“照你这个情况,后天恐怕回不去。”

“谁让我病了,太不及时了。”许博远笑笑,后背也跟着颤了颤,“明天好了的话或许赶得上。”

“哪有那么快。”叶修把他衣服拉好,把被子盖好,起身找衣服去洗澡,他背对着床道:“你那么多年没生什么病,这一次估计会拖很久。”

“没想到叶神懂那么多啊。”许博远闭着眼睛,用耳朵仔细地听,脑袋里想象着叶修的方位。

叶修低低地笑:“陈果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啊。”

门喀嗒响了一下,房间重回宁静。

许博远竖起耳朵听水声,结果没等到叶修洗完澡就又睡着了。瑗瑗在叶修洗澡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人挪了窝,揉着眼睛又爬回了许博远的怀里。

叶修因为担心房间里的两只病猫,他很快地洗了澡,急匆匆地吹了头发。尽管发梢还带湿,叶修也不管了,蹑手蹑脚地回到房间,发现废了好大劲才分开的两人又凑一块了,他这回不知道做什么表情,干脆破罐子破摔的缩进被窝,从背后抱住瑗瑗,让三颗脑袋挤在一块。

叶修枕着带点湿气的香波味浑浑噩噩地睡着了。

TBC.

-----

这里是我的小牢骚

我不是一个高产的作者,但是我能保证的只有每次产的粮都是我精心准备的

最近叶蓝圈似乎退圈进圈很多人,看着熟悉的人退圈,感觉不是很舒服。不管他们出于什么原因,我觉得能够安安静静地喜欢着这一对cp是一件幸福的事

粮至少自己是因为喜欢而产

临屏涕零,不知所言

感谢看到现在的你们

么一个~/比哈特

评论 ( 6 )
热度 ( 52 )

© 来时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