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时路

爬坑的速度超快。
你永远不知道今天我进了什么坑。

【喻黄】游戏

-黄少生贺没来得及岂可修!!!!!!!!!

-最近魔物娘很火的脑洞,但似乎完全不管它的事啊哈哈

-短短的一篇,大概要开始就日更了

趁着夏休,荣耀官方新推出了一款放置养成类游戏,从一个小婴儿开始,一直养到长大出门冒险触发感情线,人物的长成或是亭亭玉立的沐雨橙风,或是沉默寡言的一枪穿云。每个角色有四条感情线,一条恋情,一条亲情,最多的是友情,共两条。这款游戏倒也不会细致到要换尿布,就只是偶尔去看看稍微照顾一下喂个奶,逗他玩会。冒险模式可联机可单机,到一定阶段会触发事件供玩家选择。

据官方说,最隐藏的故事线是几位被投票出来的职业选手,冲着这一点,也有很多玩家下载来玩。

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喻文州的手机上下载了一个,等喻文州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。他手机内存不是很够,各种奇怪的软件和照片,但是他一直都没有删,但也没有玩。

一个晴朗的午后,喻文州睡饱了在沙发上爬起来,他习惯性地摸手机,打开微信刷好友圈,几乎整个页面都是,女生展示自己养的娃,男生联机刷记录。反正也无事可做,喻文州就打开了游戏界面。创了个号,回答了几个问题,就跳转到另一个界面。视觉是和荣耀一样的第一视觉,他正俯视着睡在婴儿床上的奶娃娃。

婴儿的性别自然是男,他正乖巧地吮吸着自己的拇指,衬着背景音乐让喻文州有点无所适从。

过了新手教程,正在洗奶瓶的他收到了黄少天发来的信息。

[-20xx.xx.xx-    15:38  ]

队长醒了吗?!!!我们今天出去玩你也一起来吧!!!但是我们还没决定好是要去游乐园夜场还是去烧烤,队长想去哪里??对了我听说老叶和苏沐橙来广州了,要不要叫上他们???哎呀如果他们来的话我们要多两个位子不过郑轩的车似乎不太够坐,看看谁家车是空着的借出来用一下,队长你会开车吗?!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黄少是我我是黄少

[-20xx.xx.xx-    15:39  ]

醒了,我去哪里都没问题。叶神的话意思意思喊一下话吧,会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索萨

[-20xx.xx.xx-     15:41 ]

好嘞既然你都发话了我就和他们说一声,初步看来是去烧烤欸www既然队长会开车那我问问我爸能不能把他的皇冠借出来啦,可以的话你五点来接我吧

/[截图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黄少是我我是黄少

[-20xx.xx.xx-      15:42 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索萨

既然晚上行程已定,喻文州在药箱里找出了一盒清热解毒的药,又放了几包湿纸巾进背包里。餐桌上还有一些中午吃剩的菜,他把菜封好放进冰箱,然后去阳台把衣服收回衣柜。来来回回竟磨去了半个小时,喻文州也琢磨着要出门了。

黄少天现在住在他父母家,而喻文州住在他自己的小公寓里,两个人离得还挺远的,坐地铁还得转车走上一段路。虽然近黄昏,但依旧热浪翻腾,他躲在黄少天楼下的便利店里,十分顺手买了瓶冰红茶。

“队长!”

喻文州转身就看见戴一顶鸭舌帽的黄少天,举着车钥匙还晃了晃,背着光的脸有点看不清楚,但是钥匙反射的光有些晃眼,他对喻文州说:“我们走吧!车在地下停车场。”话音未落,黄少天身后走出一位中年男子,他有些发福,头还有点秃。喻文州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,眉宇都有点像黄少天,但是他没敢确认,便用眼神询问黄少天。

黄少天接住了喻文州抛过来的疑问,并向他眨了眨眼睛,他介绍道:“这是我伯父。伯父,这是我们队特别厉害的队长喻文州。”

等黄少天说完,喻文州便去和伯父握手:“伯父你好。”

伯父淡淡地回应了一声:“嗯。你能给我签个名吗?”

喻文州完全没有想到这位伯父如此深藏不露,他觉得略尴尬。

“我的堂哥喜欢你,不对,支持你。”黄少天站在旁边打圆场,话音刚落,喻文州就已经明了,他很快在伯父带出来的笔记本上签了名,问道:“少天要签吗?”

站在一旁吹口哨的黄少天半开玩笑,说:“抬头不见低头见怎么会崇拜我呢,免了免了。”

说上几句客套话,伯父买了两包软中华后,两人才正式往停车场赶。等坐上车后,确认四周没人,黄少天趁喻文州倒车不注意的时候亲了他两口,喻文州无奈地握紧他乱动的手:“别乱动,会出事的。”

“好啦不动了。”黄少天把帽檐转到脑后:“你知道那个烧烤场怎么去吗?我都没听说过,但是郑轩说那是他朋友开的,可以便宜点。”

喻文州打着方向盘摇摇头:“没听过,你用我手机导航路线吧。”

黄少天应了一声,就在打开密码锁的瞬间,一声婴啼在车厢中回荡,惟妙惟肖,仿佛真的有一个婴儿不住的啼哭。

“你怎么还没喂他,他都生病了。”黄少天忍不住帮喻文州打理小婴儿,喻文州很快就听到了孩子的笑声,接着是系统的level up的提示音。“还升级了呢,可以出去打怪了…你怎么给取一个那么诡异的名字,完全没办法念出来好吗。”

看黄少天有继续玩下去的欲望,他提醒黄少天:“少天,快点导航路线。”

黄少天飞快地按了几个键,然后切入导航。

说起来还是挺巧的,喻文州的公寓离郊区近,但是出行很方便,不远就有地铁,门前还有几条公交线,而这个烧烤场靠公寓近,但是喻文州完全没听过这个烧烤场。

等喻文州看见场地的牌子,并随着工作人员停好车,黄少天拿过喻文州的手机将游戏打开。喻文州凑过去问他:“这个游戏有那么好玩吗?”

黄少天在他眼前晃了晃食指:“这款游戏的迷人之处在于谁也不知道下一步他会长成什么样,据我所知你、小周、沐橙和老叶那个神秘级的都被’养’出来了,就剩下’我’。我刷了半天论坛都没有’我’的截图。”

“所以?”

“所以我来你这里找未知性啊。”黄少天搂住了喻文州的肩膀,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:“或许你可以呢。”

少天真是越来越会撩了。喻文州眯着眼睛笑了,然后看见卢瀚文站在牌匾旁边等他们,原本低头看手机的卢瀚文看见黄少天和喻文州眼睛“噌”地一下亮起来了,他挥舞着双手:“队长!!黄少!!!!”

十几岁的少年似乎在眨眼间就能蹿得很高,现在的卢瀚文已经到黄少天的鼻子了,这个身高刚好让黄少天搭手,卢瀚文也兴高采烈地领两人去场子。每个烧烤的场子的中间是几块大石头围着火堆,另一边则是放食材的台子,并不大,但他们这帮人已经足够了。两人刚到的时候,食材刚刚串好。黄少天笑着和众人打趣,喻文州也受气氛的感染,心情也轻快起来。

天气热,面对着火堆,清风也无济于事,大家围着火堆烤了三个小时也算是活受罪,最后又有人建议去唱k,然后一群人呼啦一下又准备出发了。

“瀚文。”喻文州叫住了卢瀚文,他问道:“你家离这里远吗?”

卢瀚文想了想,老老实实地点头:“有点远。”

“你不然……”

“不然你在队长家睡吧!”黄少天用下巴压住喻文州的左肩。

卢瀚文一脸吃惊:“黄少!”

黄少天的双手在喻文州腰间划了一圈:“明早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你不是不会开车吗。”喻文州精准地握住他作妖的手:“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确实没问题。”

“那就麻烦队长了。”

喻文州看着卢瀚文低头远去的身影,忍不住问黄少天为什么。

黄少天一副诡计得逞的表情:“这样我也可以去蹭你家的床啊,费用就是’我’。”

喻文州没办法,这确实是个很好的理由。

卢瀚文随着众人浪了一晚,一直昏昏欲睡,KTV离公寓的路程大概要十分多钟,在这段时间里,卢瀚文已经在后座睡死了,直到黄少天去搬他上楼,他才睡眼惺忪地起来。回到公寓,喻文州整理好了沙发床,卢瀚文已经简单洗洗倒在床上睡着了,喻文州正在等黄少天出来,在这空隙,他一直在房间里琢磨这个游戏。

大概摸清楚了游戏的尿性,他并不觉得自己能一次性养成一个黄少天,但是多多少少还是要尝试一下。今天下午的小婴儿已经长成了一个小正太,喜欢龇牙笑,砍起怪来毫不留情。

喻文州隐约听见客厅的声响,他把自己的衣服收拾好起身去洗澡了。路过厨房,看见黄少天正仰头喝水。等黄少天注意到喻文州,他已经打算关门了,黄少天一个箭步过去,用手扶着门框,如果不是喻文州反应快,他的手已经肿了。

“文州,要亲亲。”黄少天学着喻文州眯着眼笑,现在这下撩拨得喻文州没办法,他只能接受这个略带撒娇的吻。

等黄少天反应过来,他都有些喘不上气了,喻文州的舌头依旧在他的口中打转,温柔还带些不可抗拒,他轻轻咬住喻文州的下唇:“你是不是该去洗澡了?”

此番倒有些功成身退而翩然离去的意思,留下喻文州一个人在浴室里,解决恋人遗忘的烦恼。

等喻文州洗完澡,已经两点过十分了。他摸黑进入房间,床头灯还亮着柔和的光,睡在床上的人被罩入了宁静,喻文州轻轻从身后抱住了黄少天,很快便滑入梦中。

把喻文州吵醒的是短信提示音,是黄少天发来的。

[-20xx.xx.xx-    09:12  ]

小卢已经安全回到家啦,我现在打算带我妈去看风湿,顺便问一句你要来我家吃午饭吗,我妈熬了一锅牛肉汤,可好喝了,如果你答应就回我短信吧,在医院打电话不方便,没信号听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黄少是我我是黄少

[-20xx.xx.xx-     09:14  ]

嗯,那我现在要不要去买水果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索萨

[-20xx.xx.xx-      09:20  ]

好啊,记住我喜欢吃桃子,还有青苹果,我爸妈嘛就买西瓜就好了,然后再意思意思买串葡萄就更好了。对了,我的帽子好像放你家了,你帮我找找吧,还有你手机上的娃娃养得真是惨不忍睹,我帮你换了一下界面,清了任务还升了两级,你可别帮我把他给养残了,像你这样养娃不行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黄少是我我是黄少

[-20xx.xx.xx-       09:21  ]

^_^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索萨

喻文州打开了界面,小正太已经有少年的模样了,而且也有点像官方漫画里的黄少天,又有点像方锐,他倒不希望自己养了一个“方锐”,不仅黄少天跟他急,方锐自己恐怕都会怂得变成一块点心。

他稍微收拾了家里,他喉咙有点疼,恐怕是昨晚的烧烤,他吃了清热解毒丸,又给阳台的植物浇水。然后百般无赖地躺在沙发上等黄少天给电话,他琢磨起了那个小娃娃,去联机冒险又升了三级,还差一点就能看看长成什么样了,喻文州心里居然有看农作物丰收的隐隐的期待。

紧接着黄少天打电话过来,说是在公寓的大门前等他。喻文州已经在楼下的水果店订好了水果,他去取了之后,便坐在后排陪阿姨聊天。阿姨是个很健谈的人,黄少天似乎是遗传了她,她剪了短发,显得朝气蓬勃,黄少天的头发和她的头发看起来一样是软软的,还带点棕黄。

到了黄少天家里,叔叔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好一阵,喻文州不好只坐在那里看电视,他向叔叔阿姨申请干活,结果被叫去和黄少天一起看电视。

“是吧,我说过了他们乐意就让他们做,况且我妈她喜欢做饭,她现在骨头的情况,也没能做多久了,弄一次是一次,你就安心坐着等吃吧,我妈有我爸陪着呢。”黄少天拍拍身边的沙发,喻文州听了也没说什么,就静静地坐在黄少天身边,牢牢地握住他的手。

黄少天的父母是知识分子,他们响应党计划生育的政策,所以他的妈妈算是一位高龄产妇,那时候的经济条件不好,阿姨她生产后的营养条件没过关,所以身体不好,现在岁数大了,干不了粗重活。现在黄少天要比赛,也不能帮她多少,也就偶尔买写保健药品给她。

家里有客人来,阿姨的精神状态比往常好,脸色也红润,喻文州的性子温和,阿姨也很喜欢他,她甚至邀请喻文州住下。

“不必了。”喻文州礼貌地回绝:“家里还有一只猫咪要照顾,今晚我还是要回去看看它。”

阿姨脸上的遗憾一闪而过,她也不强人所难,却因为身体不适回卧房休息了。

喻文州看阿姨要休息,他也准备起身告退了。黄少天送他到楼下,在电梯里环住了喻文州,舌尖在他唇间流连:“我怎么不知道你养了猫。”

喻文州揉捏着黄少天的后颈:“想养,你想来我家看猫吗?”

黄少天在他怀里眷恋了一会,在电梯开门的时候放开手:“那明天我就去你家好不好啊。”

喻文州的手在空中划了一圈,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:“随时欢迎。”

他们两个到小区大门便说告别了,喻文州坐在巴士上看着游戏里的孩子,冒险模式关卡已过,他正在做选择题。

[---20xx.xx.xx---  系统  ]

请问对你来说,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?

A.一诺千金

B.随遇而安

C.勇往直前

喻文州毫不犹豫选了一个C。就在他选完答案之后,游戏卡顿了一下,然后他的娃消失了,随之跳出来一个角色,是少年时期的夜雨声烦。

不是“黄少天”,这让他有些遗憾,但他又想反正他已经拥有真人的黄少天了。然后喻文州把截图发过去,很快黄少天就刷了一排遗憾的表情。喻文州眯着眼睛笑。

[-20xx.xx.xx-       16:20  ]

你想好我们的娃叫什么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索萨

[-20xx.xx.xx-       16:21  ]

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讨厌起名字,你定你定反正你是爹,不然就叫大崽子,还可以叫傻崽子。小鱼干怎么样?但我总觉得喂粮的时候它会挠我啊哈哈哈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我是黄少黄少是我

E.N.D.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7 )

© 来时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