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时路

爬坑的速度超快。
你永远不知道今天我进了什么坑。

【林陆】酒

-壹-

酒,狂药也。

陆青阳很久没有喝上头了。

他本来酿酒就是为了丰富那一成不变的生活。他去找过擅长酿酒的散修,去问过酒仙:

酒是什么?

于是酒仙拿出了一坛尘封已久的女儿红。

那天陆青阳史无前例地醉了,醉得不轻。酒仙毫无悬念地醉了,也醉得不轻。两个人褪去鞋袜坐于门槛,你一口我一口,分吃了这酒。

陆青阳醒来后就开始着手酿酒了。

自己摸摸索索摸出了门道,竟让他酿成了一坛。日期一到,陆青阳就兴冲冲地找来大哥挖土开坛,酒意萦绕,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。他分了一杯给大哥,一杯给自己。新酒入喉,不是凉滑软意,是一阵苦辣呛鼻。

陆青阳没法,开坛放料的功夫没人教,所以他没法学。这酒又苦又冲,实在不行就随手一泼,喂了那命苦的月季。

一次不成便再来一次。

陆青阳用凉茶漱漱口,盘腿坐在床上入定。在脑海里泛泛典籍中找酿酒的方子又谈何容易,昊天谷也不是让人喝小酒唱小曲儿享乐的地方,有关酿酒的书少之又少。不过有几本医书上倒是废了一些笔墨,或详写或略写了有关炮制药酒的方子。

他读了一遍,然后退出身来默写这些医书,过后交给下人誊写填充学苑书库。自己照葫芦画瓢将材料一份份仔细备好,剔去珍贵草药,酿了几坛风格独特的酒。

-贰-

没隔两天,大哥便带他回家扫墓,见沿山桂花飘香,心血来潮采了桂花。两人童心未泯,边走边采,以至于到父母坟前,陆青阳头发上、衣兜里都是星点小花。

一束菊花孝父坟,一枝桂花赠母坟。

两人燃香扫叶,归置贡品,等华灯初上,才与爹娘别离。

陆青阳回去后将桂花挑出洗净,晒干跑糖。由于桂花摘得有点多,跑糖后当酒料放都还有剩余,他就又做了桂花酥和桂花糖。

却没敢做桂花糕。

-叁-

在他等酒酿间,陆青阳跑了大大小小的村,喝过各色各样的酒,但也只是浅尝而止,从没喝上头过。

过了好几个月,陆青阳终于在陆青鸣的千呼万唤中回到了夏之地。而那几坛子酒也到了开封的时候。

陆青阳差点把院子翻了个遍才找到了那几坛酒,取出带着泥土腥香的坛子,破开封纸,便闻得酒香清冽。

这回的苦是彻底没有了,这桂花酿也有那么点意思了,带了绵绵的软意,在口齿间久久回荡。

陆青鸣不禁拍拍自家小弟的背。

总算有那么点苗头了,陆青阳便愈发沉浸在酿酒之间。他去找那终日醉醺醺的酒仙,对他说想拜他为师。老人家向来迷糊的双眼里亮光一闪,嘴上忙说不敢当,可两撮小胡子都要翘天上去了。

-肆-

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酒仙要求陆青阳将自己的经脉暂时封闭。虽然不能用灵力多少有些不方便,但是此时的陆青阳又有一种童年的感觉。那时候他才炼气一层,他觉得已是最近凡人的时候。可是他得到过林子苏,才能像现在这样坐在这里冥想。

没有林子苏,就没有陆青阳。

陆青阳拿起桌上的小秤。

酒仙说:

“我行走江湖,曾用小秤度人。”

几寸小秤试度人,一度一量是红尘。

“红尘细软,是称出来的。”

丈量红尘难计数,谁懂楼台烟雨,尽数飘渺中。

那是陆青阳最接近凡人的时候。

-伍-

艺成,回谷。

旧酒大哥已经送人了,路过春之地的时候,陆青阳买了些果,摘了点桃花回去酿给小孩喝的甜果酒和荀柳说过的醉桃花。自然,桂花酿也是要泡的。

陆青阳刚踏进昊天谷,小凤就感受到了他的气息。刚刚他还在学堂里左看右看,可这会,没请示先生,小凤就从窗口跳出去了。

小凤许久没见陆爹爹了,在空中张开双翅,飞到谷口去接他。

他见陆爹爹依旧素衣墨发侃侃而走,小凤一个俯冲,边飞边向陆青阳大声喊话:

“爹爹,想你了!”

小凤还十岁没出头,个头小小的,骨头有鸟类轻盈的特点,陆青阳伸出双手一接,小凤就稳稳地落在他怀里。

他用手圈着陆青阳的脖子,脸深深地埋在他的颈窝里。

小凤贪恋陆青阳的怀抱。

他喜欢陆青阳身上的味道,有淡淡的皂角香,微微的书墨味。最近这几年,陆爹爹的手更是有一股莫名的味道,甜甜的,他特别喜欢,但是闻久了头就晕乎了。

陆青阳也习惯了这小破孩的行为,他现在心情大好,就没管他翘课的行为,任由他撒娇打滚。

-陆-

陆青阳回到院里,却没发现大哥陆青鸣来迎。一问荀柳,说是已经开始闭关,算上今天第四天了。

他点点头。

朗朗的天空不知何时吹来了几片薄云,陆青阳看着天上的浪子。

想必大哥要冲击先天了吧。

小凤睁着眼睛,学着陆爹爹看那几片云,却被太阳闪得睁不开眼。

-柒-

当大哥在冲击先天的时候,酒也酿成了。

陆青阳开了一坛醉桃花,特地庆祝一下,路青鸣当时觉得不妥,却拗不过自己小弟,找了个借口,给学苑里的人都发了一壶。

借口说是庆祝灵兽驯化成功,可人人都知道,那坛醉桃花,酿满了是山长对兄长的愧疚。

大家知道山长不好场面话,都中肯地表明意见。一时之间七嘴八舌,陆青阳细细听,用心记。第二年,大家都收到了一坛酒。

酒意绵绵,深情款款。

这个情,大家怎能不受。这个晚上,大家都痛快喝酒,大口吃肉。

可谁知第二天,陆青阳打坐入定,排去身上的酒精后,去灵田照例一巡,发现近三分之二的人都没来,灵米在田中蔫蔫的。

陆青阳没法,他和剩下的人料理了灵米,又加紧炼制解酒丹。

自从这件事后,大家都不敢贪杯。

山长的,就更不能贪了。

而对于陆青阳:

他不是酒徒,却酿了千日醉。

他最是相思,但成了不聚首。

这就叫做命。

-捌-

又是月圆夜,槐花盈满院。陆青阳坐于槐下,独酌。

人人都夸他酒好,酒味醇厚,入口凉滑。用山长的酒作酒底,泡出来的药酒灵,煮出来的甜酒能充饥。

可就是太容易醉了。

原因还不是因为他做不到心无杂念。

可酒仙说过,越是心无杂念的酒,酿出来的越是劣酒。相反,越是心有所想,酒越是醇厚。在这片人杰地灵的大陆上,时间仿佛不是酒的缔造者。

他也试过心无杂念的,可是一把头脑放空,林子苏的声音越是突兀。他从前分明习惯性忽视林子苏在脑海中咋咋呼呼,就这么安静下来,他真的好不习惯啊。

在酒仙林里静修时,他发现只有让自己忙起来,才能做到不相思。所以他一想就酿,但酿完又想。周而复始,无法停止,这个毛病随他一同回到了昊天谷。

毛病什么时候根除?

他自己也说不上。

如此,酿酒人酿出了相思,一丝一缕都在料里,都在酒里。

-玖-

他那挂名师傅略展小才,刚劲有力地写了一首诗:

酒中藏情情不绝,醉里含意意绵绵。

所以世人都说山长的酒是情酒,是绵酒。

吃酒相思,酣醉落泪。

酒实在是太多了,陆青阳不便再酿了,落了一个酒心的虚名。

他把果子酒、醉桃花和桂花酿各两坛都埋在了槐树下,其余的束之酒窖。

每天睡觉之前喝一杯,喝完倒头就睡。这酒后劲足,方便了陆青阳不去胡思乱想。

不去思他,不去念他。

这恐怕是最好的尾声了。

-拾-

“小凤?这才多久不见,就已经有枕边人了?”

陆青阳双手被钳着,动弹不得,他莫名其妙,就好像饥饿到极点的人不再需要米饭,他现在连渴求都无力做到。

他只有一个念头,他回来了,我不再是孤身一人了。

陆青阳低头看着火红的衣摆,上面还绣着行云暗纹。窗纸透过太阳的光,暗纹都开始闪闪发亮。

陆青阳默默想:我的枕边人可只有你一个。

像执拗的孩子,陆青阳终于被抓个正着,他被迫与他对视。曾想硬起心肠让他受一下被冷落的那种无助,可是一对上他眼中那谭似水清明,满腔不可说全被火烧去,剩下思念茁壮成长。

陆青阳见人终于回来了,也没有因为修炼的事情受伤,卸下心头担,便不管不顾沉沉睡去。

等陆青阳熟睡,出去料理百里煦后,他轻轻回到房间,摩挲那人微微蹙起眉。

他张口,却不知道说些什么。太多相思积压在心头,宛如万蚁噬骨,酥麻钻心,现在见到他的小咩,什么症状都好了。

他说:“我回来了,小咩。”

俯身,在柔软的唇上蜻蜓点水般一触便止,仿佛不愿打破静好的睡颜。

林子苏道:“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。”

睡梦中的人睫毛一颤,嘴角也微微上扬。

-终-

—————

申明:
-拾-中的“小凤?这才多久没见,就已经有枕边人了?”是直接引用原文,觉得表达效果更好,请勿过分深究。

—————
我要开始唠嗑唠嗑啦!
终于开始码文了/喜极而泣
叶蓝的日更还是没有说到做到,这里给大家土下座qwq
我发现看完小说之后文力才是爆炸的,所以全职已经重看到九百多章 还有一千多章(bu
那啥说明一下,这本是玄色写的《调教成神》的主cp林子苏x陆青阳
哎呀说明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是吧
突然想起来的,课上写便利贴上,大概写了三张满满的。
从此踏进了冷圈一去不返
没关系啊叶蓝没火起来之前我也照割大腿肉啊!
欢迎捉虫w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17 )

© 来时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