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时路

爬坑的速度超快。
你永远不知道今天我进了什么坑。

【周江】夏日气泡

•好久不见!
•囤文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

Part.1

江波涛再一次停在三班门口,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,又抬头往门上的玻璃窗里看。

班里只剩下一个人,就是大名鼎鼎的R中校草周泽楷。

这种青春飞扬的年纪,年级里总会有一颗耀眼的星星。

这颗星星太过光芒万丈,以至于大家都对他有种特别的期待。

周泽楷好像什么都会一点,除了不喜欢讲话,别的毛病一点没有。

长得又帅性格又好成绩还拔尖,是各位怀春少女写进日记本的对象了。

江波涛暗恋的对象也不例外。

他暗恋班花,在他的小团体里算是人尽皆知。虽然谈不上春心萌动,追女孩子就像歌里唱的一样,如同青春里最辉煌的乐章。

求而不得,是一种甜蜜的苦恼。

班花真的好看。她长发飘飘,追求香港女星的自在优雅,她穿衣也有一套自己的风格。

且按下不谈,一次江波涛经过操场,远远地听见班花说她可喜欢弹吉他的男孩了。

听到的人都心知肚明,这说大不大的R中,只有周泽楷会弹吉他。

每个男孩都有个梦想,像流川枫一样又帅又会打篮球,还要像歌里唱的一样:抱着吉他追女孩,还总是向往着远方。

就在冒着气泡的可乐玻璃瓶里,一方会闪雪花的电视屏幕里,偷偷藏在床底的游戏机里,都藏着许多的远方。

就像马里奥和公主的故事,是夏天里易碎美好的梦。

江波涛想要成为R中唯二会弹吉他的人,可是在外面报班太贵了,和父母说培养兴趣可是自己已经报了画画。

左思右想,他只好来问问周泽楷。

他觉得周泽楷应该不会拒绝,虽然他们只是点头之交,还是作为篮球赛的对手,这传说中乐于助人的校草会答应的……吧。

他悬在空中的手起了又落,总是叩不响那道薄薄的红木门,一如他忐忑不安的心,扑通乱跳。

课室里传来一阵扫弦声,在空中久久回荡,江波涛听见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,平静了一会吉他又再次响起。

弹得很好,但是江波涛记不起来这首歌叫什么。他懊恼地轻锤木门,怎么样也不能耽误别人练吉他。

只能下次再来了。

他听着吉他声抠掉了一块红漆,把它踢到一边,转身走掉了。

江波涛刚走没一会,三班的门就开了。

周泽楷拎着吉他,一胳膊夹着琴谱,往门外望了望。

这样子的事情经常发生,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下午在课室里被堵告白。而且这个敲了半天敲不响门,还用指甲刮门的女生真的是太奇怪了。

他不由得想起了前两天看的恐怖小说,书里那个女鬼也用长长的红指甲刮门。

周泽楷脊背一凉,吓得他赶紧回到位置再弹一首情歌。

甜蜜的情歌缓冲了不少阴森的气氛,他心情大好,把耳机塞进耳朵里听新歌,准备扒谱。

周泽楷没有兴趣参加学校的音乐社,因为那里除了合唱就没别的活动了。

那会没有手机没有电脑,谱都是靠自己扒。

R中是个老校,到市中心还是有点距离,没有办法第一时间拿到新歌或者新谱。每逢考试还要去拜托吉他俱乐部的朋友帮他整理。

周泽楷一家都是知识分子,父母在北京做教授,他和两个哥哥留在上海,现居R中附近的研究所家属独栋里。哥哥们都在复旦上学,除了学习一无所想,一个想做研究,一个想当教授。

两个哥哥都有些老气横秋,但是还是很随和,也放任周泽楷发展兴趣,前提是只要不影响学习。

他想学吉他,哥哥们都没什么意见,只说别在家里弹,影响不好。

他只好抱着吉他回学校,等傍晚空无一人时,怀揣着一个朦胧的愿想,拨动琴弦。

而他会弹吉他的事情在R中不胫而走。

他被人定格了一个会弹吉他的家境富庶的成绩优越的忧郁校草形象,虽然这并非他本愿。

周泽楷又觉得无所谓,也不想解释什么。

他很快忘记恐怖小说里的女鬼,听着节奏轻快的歌,口中念念,伴着昏黄的夕阳,写下一串串夏日的符号。

江波涛又准时到了三班门口。

他还带了一把吉他。

昨天下午回去以后实在是气不过,带着自己存了大半年的零花钱,连夜骑自行车跑到省城,买了一把吉他。

这把吉他琴身线条流畅,颜色润泽,漆上得也很均匀,重点是回音效果好,音色也很清透。

虽然刚回来就被骂了一通,说不务正业。

他家境也不错,算不上呼风唤雨的公子哥,但作为江家独子还是要啥有啥。

江波涛觉得没意思,这些话听了好多遍了。学画之前也被这样骂过,但是他妈转头就和别人夸他学习又好又会画画。

唉,亲妈。

叩门三下,江波涛如芒在背。

包里还放了两瓶汽水,玻璃瓶身还在滋着水珠。他一买了可乐就跑上来了,玻璃瓶在背后碰撞,叮当作响。

门开了,周泽楷还是一手拎吉他一手夹琴谱,看见门外是个男同学他还愣了愣。

江波涛不管别的,先笑了再说。

他长得很讨人喜欢,天生亚麻色的头发显得他很阳光,脸颊还有一个浅浅的梨涡,眉毛的颜色也很浅。由于处于少年和大人的交界,浑然天成的俏皮外表却让人觉得他长不大,气质却是沉稳的。而且他也确实不喜欢恶作剧,都是别人对他外表的误解。

他说:“你还记得我吗?球赛的七班二号。”

周泽楷点头。

江波涛还在等他说话,发现他点头之后就没有什么别的动作了。

这样不会搭话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,周泽楷没说话,江波涛确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他本来膨胀的心就像气球被戳破了一样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瘪了。

他背着吉他站在门外,看起来有点可怜。

周泽楷发现了那把吉他:“你的?”

江波涛回道:“是啊!我也想学吉他,听说你会弹,我就来找你了。”

周泽楷看他突然精神起来,笑了:“嗯,班贵。”

“是啊,报班太贵啦。”江波涛从包里摸出两瓶可乐,塞了一瓶给周泽楷:“请你喝。”

想想好像不太好,太像上门推销牛奶的阿姨了,他又小心翼翼地问他:“你方便教我弹吉他吗?不方便的话我可以自学。”

周泽楷摇头。

意思是同意啦?

雀跃的江波涛还没欢呼,就听见周泽楷问:“昨天?”

江波涛懵:“什么昨天?”

周泽楷指了指门。

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有点窘迫:“是我。”

周泽楷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,他指指门板,手指刚好对着那块漆印:“恐怖小说。”

江波涛当然知道他什么意思,就更尴尬了:“我以为声音很小,你听不见。”

周泽楷还在笑,但也不逗他,侧过身子让江波涛进来。

三班是重点班,课室里也完全是个重点班的样子,书本垒得很高,还有很多摊开的练习册,垃圾桶里都是被揉成一团的废纸。

江波涛一眼就认出了周泽楷的位置。

他的桌面干干净净,雪白的谱纸铺了小半个桌面,小小的录音机放在桌角,还连着耳机。

周泽楷随手把可乐放在桌面上,自顾自地在位置上侧坐,抱起了吉他。

江波涛帮周泽楷把可乐开盖,放在一个不容易碰洒但能让周泽楷顺手拿到的地方,然后学周泽楷一样,刚好隔一个过道和他面对面坐着。

他还不打算用吉他,昨晚已经在家里瞎玩一晚上了,他打算先看看指法和五线谱,过几天自己再跟着周泽楷弹。

江波涛刚坐下,就发现周泽楷看着他。

看江波涛回望过来,周泽楷不太自然地转头瞄了一眼琴谱,接着朝他眨眼睛。

周泽楷的眼睛很大,特别有神,睫毛很长,微微向上翘起,像小刷子一样。

终于有琴谱支架的喜悦之情通过灵动的大眼睛传达给了江波涛。

江波涛心中好笑,这人还真不见外,也识趣地当起了人体支架。

他刚拿起离他最近的一张琴谱,听见周泽楷说:“没写完。”

江波涛耸耸肩,他把手里的纸放回原位,指了指最边上的一沓。:“那这边的呢?”

周泽楷点头。

看来这人确实是不怎么喜欢说话。江波涛心里想着,说:“介意我看看吗?”

周泽楷踌躇了一下,瞥到了手边的可乐,乖巧地嗯了一声。

江波涛笑了笑,把一整沓琴谱拿起来。

很早的老歌到最近的新曲都有,周泽楷都仔细地标注了出来。整理五线谱非常麻烦,每张都要画很多的线,但是周泽楷每段只在开头画了大概三四厘米的线,后面的音符却排列的很整齐,而且该转音的地方着重,有技巧的地方标明,连修改的地方都很少。

江波涛惊讶于周泽楷的认真。他原本以为周泽楷把吉他拿回学校只是为了增加个人魅力,单纯是想要个噱头。现在想想,每天傍晚经过三班都能听见吉他声,其实周泽楷是很喜欢的吧。

这么一对比,他自己的出发点愈发不纯了,更加难以开口。

他有点对不起周泽楷的努力。

江波涛垂眸,把情绪都敛在眼中。

“这些都是你自己整理的吗?”他坐回周泽楷对面。

周泽楷点头。

“好厉害啊!”江波涛一张一张地翻看,看得很认真:“字也很好看,这几份谱应该整理很久了吧。”

周泽楷被他夸得有点不好意思,他腼腆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:“还好。”

江波涛看着他笑:“不是还好,是很好、非常好。你真的很厉害。”

周泽楷抹了一把脸,耳尖都是红红的,他把可乐一口气喝了三分之一。

汽水冰得足够久,撞进胸膛都是冰凉凉的,很舒服。碳酸饮料的气泡在口中冲撞、迸溅,让人感觉夏天自该如此。

“江挑一份。”周泽楷说着,声音很小,但是两个人都听得清楚。

江波涛笑眯眯地接受了这个短得可爱的名字,他思来想去,还是挑了一首慢歌。

其实这首歌比较考验技巧,运用的指法比较多,但是江波涛并不知道,他只知道这首歌挺好听,原唱里的口琴吹得也好听。

周泽楷看见的时候还微微地皱了一下眉,但是看见江波涛略带期待的眼神,他依旧扫弦,拇指轻拍响板找节奏。

江波涛站着给周泽楷拿谱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。

周泽楷略长的头发柔顺地贴在他的额头上,耳朵被遮住了一半,随着动作微微摇动。

勾弦抹弦或挑弦,这些个指法周泽楷都非常熟悉,他心里哼着歌,面上的表情还是一样没怎么变化,身子随着动作轻微晃动着。

夕阳从窗外照射进来,给两人都笼上了一层金纱。

江波涛低头,想认一认指法,却被周泽楷这一双漂亮的手吸去了大半的视线,所以一曲下来他除了赏心悦目就没有什么别的感觉了。

最后的收尾被篮球场上的哨声盖住,周泽楷轻出了一口气,朝江波涛懊恼地笑了笑:“错了。”

江波涛也被哨声吓到了,他听见周泽楷说话便回过神来,低头一看,发现他仰着头看他。

阳光照进了周泽楷眼睛,他的整个眸子都是流转的褐色,度上一层漂亮的金色,就像蜂蜜一样浓稠甜蜜。

江波涛定了定神:“怎么了?”

周泽楷指着结尾的音符:“转错了。”

江波涛靠近了他一点:“我现在刚入门,还什么都不会。”他给周泽楷一个大拇指:“所以无知的我要给你打一百分。”

周泽楷笑了,揉了揉江波涛的脑袋,示意他把他的吉他拿出来。

江波涛笑着摇头:“先不啦,我先看看你怎么弹。”他做了一个大力水手的动作:“我是理论派!”

他把周泽楷逗笑了,看见他弯起的眉眼,忽然感觉向他请教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周泽楷自己挑了一份谱,这次江波涛边看边问,周泽楷也耐心地回答他的问题。

碳酸饮料的气泡早就跑光了,阳光透过玻璃瓶,就像瓶里盛满了夕阳。

TBC

评论 ( 7 )
热度 ( 111 )

© 来时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