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时路

爬坑的速度超快。
你永远不知道今天我进了什么坑。

【叶蓝】呼出一口气

短打again
借梗,看过的小朋友不要介意~!

晚上九点,蓝河坐在客厅里看书,膝盖曲起,双脚搁茶几上,背靠着沙发,肚子搭一条小毛毯。

家里暖气开很足,吹得蓝河皮肤有点干,背痒痒的。

叶修洗完澡出来浑身带了点湿气,头发乱吹,要干不干,他扑在蓝河身上,把脸埋在蓝河肚子上面那条毛毯里。

蓝河随手一摸叶修的头发,把视线从书上挪开:“你这怎么不吹干。”

叶修翻了个身,脸朝上看着蓝河:“想你帮我吹。”

叶修这样撒娇,蓝河还没怎么见过,他怔了一下,便放下书,让叶修拿吹风机过来。

“等等,我给你示范一下。”叶修让蓝河弯腰,接着捧着他的脸,在他面上吹了一下,气流撩起他的碎发,弄得额头痒痒的。蓝河捏住...

{ 2017-11-27 /36 }
 

【叶蓝】不如种桃


蓝河是修道飞升的小妖,在千年一次的众神朝拜中对一位仙君一见钟情,动了凡心,六根不净,罚种仙桃,要种三千棵,并禁锢在桃林静修三千年。

蓝河在种到两千四百棵的时候,神仙打架,毁去了近千棵桃树。他找负责的神官,神官说要找到证据才能帮问。

蓝河回到桃林,找到了一把长矛,柄上写着“笑”一字,看来是武神君莫笑的。

蓝河想算了,惹不起。便放在桃谷前,等他来领。

过了几天来了一个仙君,他说姓叶,之后蓝河过上了单方面被调戏的日子。

突然一天,叶仙君不见了,这一去就是几百年。
他不见的这百年里,蓝河在身边要好的人里听说了叶仙君的身份,就是那个君莫笑。

惹不起惹不起。

蓝河继续种桃。

近七百年过了,叶...

{ 2017-11-16 /9 /52 }
 

【叶蓝】赶路

-每次起名都变成小周,每次结尾都变成小周
-本来是中秋贺文来着emm
-大家看月我看日,厉害吧

金秋十月,是和家人出去游玩的好时候。
蓝河和叶修打算带瑗瑗去海南玩。
对于叶修来说,这也是他第一次去海岛上玩。蓝河不一样,他的外婆好像就是海南人,在他小小个的时候就带过去养。根本看不出来,现在这个身材匀称高挑的男人,小时候是黑黑壮壮。
瑗瑗前天晚上不肯睡觉,在家里兴奋得上蹿下跳,真正哄她睡着已经一点多了,等到把她摇醒去坐车的时候又不想下床。
现在是四号早上四点零三分,瑗瑗在后头睡得很香。
蓝河和叶修轮流开车。
蓝河泡了一大壶咖啡,一大壶浓茶,还有一小壶牛奶,随时提神。
车里的空调开得很舒服,后头点着暖黄的睡眠灯。
现...

{ 2017-10-06 /7 /31 }
 

轻谱山盟海誓,一字曰:好

—叶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深似海

{ 2017-07-08 /29 }

【叶蓝】浩荡云雾

•520快乐
•告白我的叶蓝
•告白我的情人

翻过这个山,还要再过一座更高的山才能到蓝溪阁。

他们都修的是身心,信的是避世,浊浊红尘都不能浸染他们一分。

叶修不请自来,破了蓝溪阁祖宗留下来的守山阵,猎了蓝溪阁祖宗养的排云鹤,又差点把蓝溪阁大门展之于世。

喻文州真是怕了他了。

——

衰败的蓝溪阁在喻文州继位后开始了一场大换血,留下刚劲的热血儿郎,他们一幅闲然自得的模样,这波涛不惊的皮下,都藏了一个雄心。盛世七分乱,蓝溪阁要乱世流芳,就要蹚这场浑水。所以他们需要一个契机,引蓝溪阁出世。阁主派了蓝河一行人去清清门前一汪死水,又探探江湖的深浅,还要给蓝溪阁招才人。

蓝河的担子也很大。

他处...

{ 2017-05-20 /3 /43 }
 

【叶蓝】笑瞰江山 (一)(二)

-困,想睡觉

-以后没有意外都会日更,不过22号之后就难说了

-没有日更的话第二天都会双更

-不过应该会在22号之前弄完吧

-一切都是应该啊哈哈

(一)

已经飘飘洒洒地下了一夜小雨,现在整个房间都是黑暗的,唯有微弱的光线从门缝里隐隐照进来。

蓝河躺在床上睁着双眼,如今他脑中思绪万千,算得上是乱麻一团。虽然蓝溪阁密探传达的任务他已经收到了,可现下风声紧得很,他们也只能伺机而动。他盘算着情报与密探,又忍不住自作多情,那个家伙还在队里吗,看见我,他心里可曾有一丝波澜?

蓝河曾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了,可是他又在断桥边,见到马背上的英姿,叼着一根草,腰间斜插银伞,领头吹着跑调的口哨。...

{ 2016-08-15 /11 }
 

七夕没有小甜饼!没有!!

又一次卡结尾,我就知道,岂可修

这个月里面我处理手书,照顾病人,卡文卡文卡文

所以卡结尾已经变成了习惯,虽然是个十分不好的习惯…

估计这几天能把生病的结尾补上,然后坚持日更(大概)

现在想写三篇文,一篇是古风叶蓝或现代叶蓝,一篇是民国喻黄,能看见的太太呢,就稍微评论一下,实在没有评论我就抓小字条

来一发tage

感谢!

{ 2016-08-09 /4 /2 }
 

【叶蓝】不就生一场病吗 中

-啊没什么想说的

等叶修醒来天已经大亮了,可一向起得早的许博远和瑗瑗还在睡。叶修没有赖床的坏习惯,他伸手摸摸瑗瑗的后背,又摸摸许博远的后背。

两人都被叶修裹得紧紧的,而且瑗瑗特别黏他,自然都有些汗汽。

叶修把温度调高些,不再把人裹得紧,让他们透透气,便起床刷牙洗漱。叶修学着许博远平时的样子抓米洗米,勉强算是熬了一锅肉糜粥,然后挑挑拣拣地准备好了两病号的药,他琢磨着瑗瑗快醒了,就回到了房间。

果不其然,瑗瑗已经坐起来了,她听见开门的声音回头一看,嗲嗲地喊要爸爸抱去上厕所。

叶修没打算惯着女儿,他吩咐瑗瑗自己下床穿衣服,然后伸手摸摸许博远的额头,可他不是专业的,探不出大概温度。

大嗓门...

{ 2016-07-14 /5 /40 }
 

【叶蓝】不就生一场病吗 上

-故事大概分上中下,这次不会坑了,明天再发

-就一个生病还不忘腻歪的故事

-我习惯写老夫老妻了

-没精打彩的小蓝

-ooc预警

键盘边的手机很突然地响了,吓得叶修手指打滑,字都打错几个。

“喂,妈?”叶修用脸和肩夹住手机,往聊天窗口输入几个字后,靠在椅背上,用手把刘海撩起。

电话那头的声音轻轻的:“这周末回来吗?”

“这周末啊?可能不太行。”

“买不到机票?还是没有钱?”

“不是机票也不是钱的问题,靠存折我还能养三个瑗瑗呢。”

“那是瑗瑗又住院了吧?”

“瑗瑗最近没怎么生病,活蹦乱跳的,就……”叶修卡住了。

就博远最近发烧,不太舒服,这几天都得跑医院

话到嘴边,舌头...

{ 2016-07-13 /6 /53 }
 

【叶蓝】记一次漫展

*记一次漫展,纪念我看见了本命却没有勇气上前要签名的漫展
*我好恨啊!/薛洋脸

—————

少女在人海中踌躇,她徘徊于长长的人龙后。

少女的朋友鼓励她道:“去排队啊,排着排着就不紧张了。”

“可是我怕……”少女还在犹豫,就像一只年幼的狗狗追着自己的尾巴,在原地不断地转圈,焦急全都涌上眉头:“我今天没有打扮好,衣服都是随手挑的,事前没有看时间表,完全没有料到……”

少女的声音越来越低,随着喧闹的人群远去,她皱着眉头,可怜巴巴地看着朋友:“我们先去找你那位coser好不好?”

朋友料到少女会临阵脱逃,她冷眉一横:“coser是下午两点场。”

“那我们找你要的本子?”

“过几天会有通贩...

{ 2016-07-03 /43 }
 
1 2 3

© 来时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